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优美散文>>正文

想像女人

想像女人

作者:向午平   更新时间:2010-07-09 18:01:07    字体:   |  | 

  我一直在想像一个女人。
  
  无从见识这女人的容颜,却固执地认为她一定端庄秀丽;听不到这女人的声音,却坚定地相信那绝对是小鸟们春阳下婉转百回的啁啾。
  
  她离我很远,所有的倩影只能活跃在建国前那几段发黄的文字里;她又离我很近,透过我日日眺望的白腊树,仿佛可以捕捉得到她飘飞在九曲回廊里的裙裾。
  
  我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也无从猜测她的芳龄,我只知道这个小名为杨三的大家闺秀应当是在历史的烟尘中轰轰烈烈地活过了一回。
  
  第一次见到杨三小姐是在以下这段文字里:“宣统元年,古丈抚民同知李千禄处理杨占鳌的三小姐与衙门千总方学舟私奔婚姻案”。一句简单明了的话记录了一个事件,没有开始,没有结尾,更没有任何细节的渲染。我却十分奇怪地把思维停留在这一行文字里,企图穿越历史的背景去探究这一事件的脉络。
  
  那一年,统治了中国二百多年的大清王朝刚刚轰然倒塌;那一年,古丈大旱,饥民载道,俗称“己酉大荒”;也就是那一年,叱咤风云,官至甘肃提督的杨三的父亲杨占鳌病故。在这个从国家到地方再到个人都纷繁复杂的布景里,杨三小姐却以私奔为题划上了惊人的一笔。这一笔,不说惊世骇俗,但动用了当地的最高行政长官,又上升到了案件的程度,也可谓孤绝一时了。无法去揣测这起所谓案件的审理始末,也了解不到杨与方这对情侣的恋爱细节,但怀着丧父之痛的杨三确确实实把湘西女人敢爱的秉性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一回。如果可以旁听的话,当时只有两千多人的古丈小城一定会如水而至,茶余饭后的话题也会于此袅袅数日。
  
  私奔肯定未成,那位姓方千总的去向于相距正好一百年的我是一个迷,但杨三依然在古丈这个小城里撰写着自己的生活。
  
  第二次见到杨三小姐,已是整整二十年之后。“1929年4月,县长胡锦心征购杨三小姐的古丈名茶绿香园,派杨清漳送往凤凰陈渠珍处。后参加西湖博览会,取得优质奖。古丈茶叶首次跻身于名茶之列”。
  
  可以看出,古丈茶叶第一次得奖,首先应当归功于这位杨三小姐。此时,以私奔而惊动古丈县城的杨府千金该是正值四十左右的壮年。与前一次的壮举相比,这一次是为古丈人民某种程度上获取了永蔽后世的福祉。
  
  有一位老人向我述说过这次得奖茶叶制作的盛况。
  
  逢社之日,天色未明。杨三小姐带着十几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少女匆匆净手,然后趁着晨曦初现、露珠正饱满之时赶至茶园采茶。露珠刚散便回家摊晾、炒制、焙干,最后用银夹细细筛选,制出两斤好茶交给县长。这一回,杨三小姐两天一夜没睡,吃得也粗糙匆忙,茶叶送出之后就累趴在了阶檐上。
  
  杨三小姐制茶的严谨在此表露无遗。采茶之人是年轻少女,采茶之前要净手,选茶之时需用银夹。这样制出的古丈茶,难怪会“条索紧细圆直,锋苗挺秀,色泽翠绿,白毫显露,清香馥郁,回味生津”了。
  
  其实,杨小姐同时也创作出了两幅绝美的行为艺术。春阳照耀,群山环绕,嫩芽初吐的青青茶园里,十几双葱葱玉手如蝴蝶般翻飞,悠扬的茶歌与晶亮的露珠相互辉映,诠译着生活的欢乐。阳光从天井斜射进来,一群朝气蓬勃如花似玉的少女坐在青石板铺就的阶檐上,端着竹筛,全神贯注地挥舞银夹,以“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意境阐述着劳动的艰辛。
  
  这让我想起,古人说大家所创作的艺术作品当“思与境措”、“境与意会”、“神与境合”,由杨三小姐所创这两副画面唯美、生活气息浓厚的作品当具大师风范了。
  
  杨三小姐没有意识到自己创造了艺术,更没有意识到因为她制的茶开了先河,从此古丈茶叶飘洋过海,名声大震。至今,古丈县已有四成的人从事茶叶生产,几万亩的茶园一到春天就是茶歌的海洋,茶香的海洋。
  
  然后,我再也未能从文字的记载里看到过杨三的影子,倒是从一些老人的口述中寻找到这位大家闺秀的一点足迹。她穿行在青青的茶园里,她沐浴在浓浓的茶香里,她浸润在因炒茶而升起的袅袅炊烟里。咀嚼着这因她而出名的古丈茶,杨三始终坚持着对生命的守望。
  
  也许让她更为坚定地守望的还有爱情!
  
  没有了那位姓方千总的消息,杨三终身未嫁。在孤独的人身旅程上,杨三如何思考爱情、如何翻阅爱情,我们不得而知。但在如花的年龄里所营造的“私奔案”,应是在黄昏的岁月下定位为对爱情的坚守。爱,是脆弱的,可以见异思迁、朝三暮四;爱,又是坚强的,可以海誓山盟、一生相许。在这辨证的轮回里,选择了后者的杨三小姐是忠是愚,自有后人评说。
  
  有一年的春天,是早茶繁茂的季节,我拿着从一位老者手上借来的杨府平面图走进了古丈县城的后街。杨府所有的痕迹都已被沧桑的岁月淘洗去了,在改为了县粮食局的院子里只能聆听来自历史深处的回音。但在夕阳余辉勾勒的阴影里,我的脑海里中浮现的仍然是杨府做工精制的亭台楼榭。
  
  那时候,我能够一下子找得到杨府威严的大门,能够一步不差地踏上九曲回廊,能够仰视杨大人时时教诲子女们的大厅,更能够走进杨三小姐那消失了几十年的闺房。
  
  恍惚间,我看见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姑娘依在一位白发长须的老人怀里津津有味地听故事,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叮咚着裙裾飘逸地走过九曲回廊,一个气质高贵的中年女人正在窗前对镜梳妆,一个沧桑着一脸皱纹的老妇人静静地坐在洒满了阳光的天井中凝视天空……最后,所有的影像开始飘移重合,构成一个端着竹筛坐在天井里选茶的女人;她的头上秀发似瀑,脸上神情专注,手中银夹飞舞,全身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茶香。
  
  也许,这就是我想像的女人。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网友关注的作文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