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经典散文>>正文

红颜四大杀手

红颜四大杀手

作者:南泰电子有限公司   更新时间:2010-08-20 19:12:17    字体:   |  | 

  宁观地狱修罗魂,莫上西楼独赏月
  
  这两句诗是形容刚从江湖上崛起的一个新秀杀手组织“西楼”西楼是一个名叫王承贤的人一手组织起来的,可是人们对他却是一无所知,连最老的的武林前辈也对他只字未闻,而他的属下四大杀手却在江湖上如雷贯耳;
  
  一年前,活跃在江南盐道上的强盗头子“虎头鲸”被人刺杀于隐秘的山寨中,在随后的官府围剿中,“虎头鲸”十三年打下的基业灰飞湮灭,他的属下一网成擒,光牵连出来的朝廷命官就高达18位之多,传说;执行这次刺杀任务的就是“西楼”
  
  九个月之前,江湖上最鼎负恶名的杀手组织“血杀”被人狙杀,其头目竟然是江湖上有名的正道人物,红月山庄的庄主洪啸天,那么死于刺杀的红月山庄上一代庄主的幕后黑手岂不是他自己的徒弟?传说执行此次狙杀任务的就是“西楼”
  
  五个月之前,盛传最有名的采花贼“花留香”被人诱杀;
  
  五个月前,横行于京师的相爷之子陈晓丰,被人刺杀,老百姓拍手称快了好几天
  
  三个月前,手握重兵的京师都卫使秦伟被皇帝满门抄斩,罪名是意谋反叛,在随后官方公布的罪证中说明,秦伟准备在皇帝狩猎当日指挥手下将皇帝密捕,原后控制整个皇宫,挟天子以令天下。传说这些证据都是“西楼”搜集的!
  
  然而,没有人见到西楼杀手的容颜,也不知道他们是何方的神圣,为何做了此等大案要案后,官府为何不去追究,皇帝为何可以容忍这样的一个组织在他的眼皮底下活动,在人们的茶余饭后,成了人们的谈资。
  
  西楼内,窗外阳光明媚……
  
  “四公子,此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是大公子让我转交给您!”一个身着锦衣华服的中年人递过手中的信笺,对着坐在太师椅上的青年说道:
  
  王承贤接过信笺放在茶几上,起身舒爽了下筋骨,对着中年人微笑说道:“王叔,“看来西楼又有事做了啊”
  
  新月居
  
  一个圆形的桌子围坐着四位绝世容颜的姑娘,谁也无法想象得出,就是她们四人令江湖上闻风丧胆的四大杀手?
  
  代号风,肖婷四人中的大姐,头脑冷静,具有非凡的领导能力,其兵器为王承贤送给她的天下第一名剑“雪朔剑”其剑如霜似冰,能影响用剑人的性格,王承贤也是看重了这点,所以当初花了大力气才从一个隐士手里弄来的。
  
  代号花,杨小满,二妹,为人开朗俏皮,是四人当中的开心果,其兵器为祖传的绿玉萧,能发射一次带有千年寒冰的细剑,为江湖上一等一的暗杀兵器
  
  代号雪,汪秀,三妹,孤傲冰冷,如同肖婷的雪朔剑一般,平时很少说话,一般的时候都是在房间里静静的看书,是四人中的有名的“书呆子”
  
  代号月,丁咚琴,小妹,娇小可爱,使用的是匕首,善于隐藏和暗杀,千万不要被她外表楚楚可爱给蒙骗了,她可是四人当中最让人瘁不及防的杀手;
  
  “刚刚接到公子的飞鸽传书,另我们速到西楼,你们去准备下,下午就出发”肖婷望着三姐妹,沉声说道;
  
  “呵呵,有可以见到公子了,上次见面好短哦,这次我说什么也要在西楼多住一段时间。”丁咚琴挥舞着双手,喜笑颜开的嘟哝道;
  
  “花痴”汪秀鄙视了丁咚琴一下,起身回了房间。
  
  “姐姐,她又骂我,我算算,这是第几回了,五十三,不对,五十四回了,不行,我也要骂回去,书呆子,书呆子……”丁咚琴一边细细的嘟哝,一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真受不了她们两个”杨小满看了看肖婷,无奈的言道;
  
  “呵呵,我可是听说某人几次都按捺不住,要往西楼跑,呵呵,二妹,那个人不是你吧!”肖厅娇笑道;意味深长的看着杨小满。
  
  "哎呀,姐姐,你说什么呢,人家哪有……”杨小满无比娇羞的呵斥道,脑袋也低到胸口前。
  
  肖婷看了看杨小满的表情,得意的笑了笑,又说道:“二妹,不知道是西楼的风景好看,还是那个人好看……哦!”肖婷特别加深了尾音。
  
  “当然是人…….姐…姐!”杨小满无意泄露了心思,举起粉拳,就去捶打肖婷,很快两人就闹成一片。
  
  …….
  
  “好了,别闹了,各自到房间收拾下,下午集合”肖婷沉稳的意识到此次任务的重要性,一般西楼出动他们,就已经是很棘手的任务,而且这次还是四个一起去,说明这次任务的艰巨。
  
  “恩!姐姐,那我先回房了”杨小满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和长发,转身打了招呼就回房间里去了。
  
  只剩下肖婷一脸的沉默,从腰扣里拿出传书有看了看上面端正豪迈的字迹,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的竹林发呆…….
  
  傍晚时分,王承贤正在大厅里准备用餐的时候,管家来报,说风花雪月已经在偏厅等候。
  
  “让她们四个都进来吧!好久没见到这些丫头了!”管家得令慢慢退下去了,王承贤唤来边上的一位丫鬟,轻声说道“去准备四副碗筷,另外把特殊腌制的竹筒泡菜也拿上来吧,那四个丫头可是爱吃的紧……”想起上次吃的时候,她们四人的样子,王承贤脸上渐渐浮起笑意
  
  “拜见公子!”肖婷四人进了大厅后,先后微微行礼,王承贤一一额首,挥手示意四人坐下一同用餐。
  
  “不是说了吗,你们四人到了我这,如同你们新月居一般,还做得如此客气作什么!”待四人坐下了以后,王承贤笑呵呵的说道;
  
  坐下了以后,还是小妹按捺不住,首先投诉道:“公子,三姐老是欺负我,大姐又不管,你可一定要管下啊!”说完,一脸娇羞充满期待的望着王承贤。
  
  王承贤笑呵呵的听着丁咚琴说完,又转头看着汪秀。说道;“可曾有此事啊!”汪秀低了下头,低声说道:“回公子,确有此事!”王承贤夹了块鱼块放到汪秀的菜碟里,说:“尝尝,厨子的手艺不错,新请的!”汪秀原本有点红的脸上更红了,说道:“谢谢公子!”
  
  王承贤微微笑了下,又看着丁咚琴接着说道:“哦,是这样啊,那可就不好办啊,你看这样好不好……”王承贤低了下声,好象要说给丁咚琴听一样,但声音却四人都能清楚的听到:“依我看,我给你三姐找位夫君,然后再让她的夫君甩掉她,让她伤心欲绝,你看如何?”王承贤一脸诚恳的期盼着丁咚琴的答案。
  
  原本孤傲的汪秀听到公子这样说,头更加的低了,都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哇!公子,你不用这么毒吧!”肖婷笑呵呵的帮汪秀解围道;
  
  大厅里爆发一阵笑声,连在一旁伺候的丫鬟也不由得捂住嘴,想笑又不敢笑,惟恐公子怪罪。
  
  用完晚膳!
  
  雅阁居
  
  “这次的行动代号为“伏虎”行动,王承贤说完这句话,从身后拿出一迭信笺,递给四人,接着说道:“这是此次行动的详细资料和线路图,此次行动较以往不同,可能不以前更加危险,所以你们四人要注意自身安全,务必要全身而退!”待四人看完,王承贤接过信笺,丢进一旁的火盆,一会儿那信笺便化为灰烬,满屋飘荡……。
  
  “伏虎”中的虎,便是京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相陈忠,往深里说,权相陈忠比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大老虎有过之而无不及,要杀这权相,就必须先刺杀权相的“六臂”这“六臂”指的是陈忠身边的六个爪牙。
  
  他们分别是“飞鸿剑客雷健”雷健身高八尺,相貌堂堂,善使长剑,其剑快如飞鸿,故江湖人称飞鸿剑客,上有七十老母一名,雷健虽为虎作伥,但其为人非常孝顺,从不违逆他母亲的意思,是个难得的大孝子。陈忠也很看中他的人品,对他极其看重,故,欲杀陈忠者,必先斩杀此人。
  
  “穿山甲”金强,原本是个盗墓贼,后跟随陈忠,其武器为三尺长镐。
  
  “判官笔”朱文豪,听说原本是书香门第的公子,后家逢巨变,逐上山拜得名师,学得一生好武艺,想从陈忠处从新光耀门楣,武器为判官笔,为陈忠手下二号大将。
  
  “落叶刀魔”胡源,为最先跟随陈忠的一员大将,其好酒好色,刀法醇厚,其落叶刀法一但使出,人便如同着魔一般,有万夫不当之勇,死在其手下的正道人士不计其数。
  
  “轮回珠”王宵,原是少林寺的受戒弟子,喜食酒荤,后私自下山,更加为非作歹,欺男霸女,后跟随陈忠,更加嚣张,原来在少林寺时有一次因犯荤戒,被长老杖责二十,王宵一直耿耿于怀,逐带上其它兄弟上少林寺将那位长老杖责至死,末了,还说此贼不经打。其兵器为胸前挂的一串佛珠。
  
  “水上飘”杨康,轻功了得,原专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后被抓关进大牢,被陈忠收为手下,专做些刺杀和陈忠作对的人和偷盗一些对陈忠不利的文件。
  
  此六人平时依仗陈忠的权势在京师更是嚣张跋扈,只因他们个个武功高强,一些讨伐的正道人士死于其手,而谁要陈忠死,这便不是肖婷他们去考虑的,只知道此次一人可以拿到二十五万两白银,夜深如墨,陷阱张罗,只待虎入……
  
  京师,临安街
  
  此时以是深夜,杨康打着酒磕,抬头望瞭望漆黑如墨的夜空,心里暗骂道;什么鸟天气,月亮都没有个,那些个小崽子都不知道到哪里风流快活去了,想到风流,杨康不由得想起“春香楼”的小翠,那白花花的身段,仿佛就在眼前一样,令他下腹的欲火一下子升起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杨康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窈窕的身影,杨康心里暗笑道;他妈的,今晚运气不错。杨康看着那窈窕的身影慢慢的走近,他张开双臂准备将那身影拥抱入怀,嘴里还污言秽语:“美人,来,让大爷疼……!”忽然觉得心口一凉,那窈窕的身影从身边而过,杨康的双脚在也没有力气支撑他的上身,一下子瘫倒在地。慢慢的他觉得自己好想睡觉,就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相府正堂
  
  此时的正堂地下并排着放着两具尸体。陈忠和雷健,金强,胡源,朱文豪五人望着地下的尸体。“昨天晚上,下人报告说在临安街上发现老六的尸体,我赶忙赶过去,并通知了各位兄弟,聚在一起的时候,发现老五,也就是王宵没有踪迹,立时感到不妙,结果在武都街的一个酒馆发现老五的尸体。”作为六臂之首的雷健说出这些,其余三位都是咬牙切齿,毕竟曾经是兄弟一场,而且照这样看来,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四个。
  
  “他奶奶的熊,王八羔子,要是让老子抓到,我要杀他祖宗十八代!”胡源平时和王宵最为要好,这个时候看到王宵为人所害,气愤交加,“砰”的一掌下去,两寸许的红木桌子应身而碎。
  
  陈忠撸了下胡须,沉声言道:“有没有什么线索,知不知道是谁做的!”
  
  雷健望瞭望地下的尸体,接着说:“仵作验伤后发现,杨康是被人从前方用细剑之类的武器袭击的,而王宵的背后有一处创口,却不为兵器所伤,也没有发现暗器和毒药之类,而是创口覆盖一层寒冰,,如果我料得不错,这应该是……”
  
  “西楼”
  
  陈忠接着雷健的话说完,他接着说:“老夫对这样的伤口还是有点印象,“虎头鲸”的尸体上好象也是这样的状况”
  
  “相爷说得极是,此样的创口还出现在红月山庄庄主的身上,看来西楼的人开始对相爷你的人下手了,说不定,他的下个目标就是我们了!”
  
  “这帮乌龟王八蛋,只会躲在暗处,别叫我抓住,要他们好受……”胡源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娇笑,银铃般的声音传来:“我娘亲说了,在背后说人家坏话可是不礼貌的哦!”只见丁咚琴从屋顶缓缓降落下来。雷健及其余三位冲出正堂,见是丁咚琴一人,雷健不由大喝:“大胆,擅入相府重地,死罪难逃!”
  
  “呵呵,道是做爪牙做久了,也做出点官威来了呀!”杨小满一脸的嘲讽,从屋顶上落了下来。
  
  “找死,就你们两个,也想杀我们,简直就是笑话,”胡源持刀而立,望着二人怒道;
  
  “要是四个岂不妙哉,咱们兄弟一人一个讨回家做老婆,大哥觉得如何啊?”金强满脸淫笑的上下大量着丁咚琴和杨小满,嘴里说道;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命去享受了”从后面从容的走出二人,不是肖婷,汪秀还能是谁,肖婷话已说尽,抽出“雪朔”剑已然出招,剑气如风,直刺的便是满口秽语的金强,其余三人也是各自为战,好不混乱,早已惊动的护卫将这里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个水泄不通。
  
  此时场上是汪秀对雷健,丁咚琴对朱文豪,杨小满对胡源,只见肖婷一把“雪朔”剑荡出阵阵剑影,如同跗骨之蛆,缠着金强,怎么也摆脱不了,慢慢的,金强的面门上涔出冷汗,瞳孔慢慢的放大,下意识的挪动脚步准备逃跑,他知道自己还年轻还有大把的钱没有花,大把的女人没有玩,然而没有跑几步他就再也跑不动了,他只觉得胸口一颤,低头一看,三寸长的剑尖从胸膛穿出来,他忍不住大叫一声,在别人的耳中却成了惨叫……
  
  金强惨叫一声,肖婷一甩手,抽出“雪朔”剑,金强扶痛扑面倒下,抽搐了几下,便气绝身亡,也在这个时候,同雷健对决的杨小满渐渐有些不支,雷健大喜,不由得加快了攻势,剑势更是快如同闪电,只听到一声娇喝;一声细微的机关开启的声音,雷健忽觉得面门白影一闪,一朵洁白的菱形寒冰直刺雷健的面门,他的招式一但催发出来,想要收回来,很难得收住,还没等他明白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神秘暗器“寒冰”的时候,他只觉得额头仿若蚊子叮咬了一般,接着变失去了意识…….。
  
  朱文豪和胡源见雷健不明不白的被杀,心中恐惧,再也不复刚才的狂妄摸样,二人打了个眼色,晃了个虚招,刚跃出几丈远,朱文豪惨叫一声,从半空中落了下去,掉进荷池,激起一片水花。胡源正感到不妙,忽觉得眼前一花,喉间一痛,一道血箭从他的脖子射出,他想叫一声,却“咕噜”的发不出声,只见不远处丁咚琴正将匕首回鞘……
  
  “报告!护卫长,相府外来了好多的锦衣卫,………!”
  
  …………….
  
  “陈忠可有寻到?”西楼中,王承贤背着双手问道;
  
  “刚传来的消息,被风花雪月就地格杀,取陈忠的首级正往回赶!”管家弯腰答道;
  
  “好”
  
  “好”
  
  “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王承贤面露喜色吩咐道:“立刻准备120万银票!”
  
  …………
  
  权相死了,被人刺杀了,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消息,皇帝对此事反应强烈,严厉各衙门务必查处真凶,后说刺客被抓到了,并叛了斩立决,听说皇帝还按照大臣的礼仪安葬了陈忠,只是那一具尸身没了脑袋,不管皇帝怎么处理,最高兴的还是老百姓,京师的百姓接连着欢庆了三天……。
  
  皇宫内
  
  “四弟,这次动用你西楼的力量也纯属不得已之举。”身着黄色龙袍的皇帝端坐在龙椅上,一脸欣喜的言道;
  
  “皇兄何出此言,西楼若没有你在背后撑腰,哪里能走到今天,我还没感谢你救我手下的事情呢?”王承贤说完先笑了起来
  
  “上次,棋还未下完,为兄想接着在战……”
  
  “小弟乐意奉陪”
  
  哈哈
  
  哈哈
  
  ……………………….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相关散文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