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伤感散文>>正文

冬夜里的万变心绪

冬夜里的万变心绪

作者:邪风   更新时间:2010-07-01 23:25:19    字体:   |  | 

寒风露冬骨。冬,冷却了夏的狂燥,秋的温热;但却没有冷却溢血腾涨的心与逆流的血液。 夕落、风起,红色的水银,在刻度表上急速萎缩,寒风御下了那保藏它锋刃的剑梢,再次割裂秋季里还没愈合的伤口。是夜,独自一个孤立在寒风萧條的楼顶,守望着南方的天空,夜雾迷茫的黑黛里,繁星的稀疏,我知道眼光无法再穿透的更远。 于是在这样的夜里,脱离了工作的约束,回拒一切夜间生活和约会。大脑的狂飙,被“熬夜”两字战败的缴械投降,把自己囚禁在穷穹如黛,伸手不见五指的漠大监狱里。让曾经的放纵、欲望、酒虫,忍受着无形无味的鞭刑。 只是此刻心却得到一种无语言述的慰藉,既奇迹般地镇住了那些神秘的邪恶分子。或许这是心喜欢的一种温润,一种超然离世的脱俗感;或许是低调、淡定、温惋、柔和、一种来自胚胎里最原始的纯静与颜色。能让脱离麻醉的心,如此淡然、舒畅。那无端生起的万家灯火,虽然明亮、色彩斑斓,亦无能将把它污之。这无际夜色竟是只属于我个人演泽孤独、悲喜离愁的舞台,于是有了一些寒风冷雾的厚重感,在瞬息时如潮水漫顶而过。 初月如镰,寒风正做赛前的热身,刚刚萌芽的新绿就要残青,苍松落髦,柳叶镖随风纷飞,真是“寒风何惧几度红”,折射在心里的愁伤,像被烤很通体赤红的铁板烙在左心房,在遭冷却冷却伤口,疼痛而闷热、冰凉…… 忙碌的人生,是一种生活方式?还是有些文人所说的一种境界?沐浴在寒风中,我读懂了,这不仅是一种方式,也是一种境界。这寒虽不至于让人窒息,却感染着每个有感知的思胞,使它们愤懑、浮躁、忧虑、耿陏、痛苦…在醒寐间浅唱着悲愁离歌。 东南方,那遥不可及的暗淡星体,又勾起了对干爹的回忆,熟悉、祥和,而又模糊,总喜欢在远处关注着我,差点让我忘记了你的存在,直至此时依然死性不改,化作繁星在家乡的角落,对远方的我送上你祥和的微笑。虽然童年的记忆已支离破碎、土崩瓦解,但四月份你安祥沉睡的颜脸,早已深深地刻寻在我心里的最柔处。 想在这寒夜如冰的夜晚,紧紧地关闲心窗,但失去酒精作祟的心,也失去了那一丁点余力,任如那绵密的疼占据心房。失去对恐惧和疼痛的免疫力。热闹、笑语、关心、慰问…终究是空白无力的。而我,却总是这么固执地依赖热闹和烈酒,于是万里穷穹间,固守我淡然心绪的城池。御下伪装后心依然会痛,但这痛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当拼却娇颜青鬓又如何,不过是沙筑城堡一场劳。个中的意义,不过也就翏翏只字给予抒发,“痛时频斟把心迷,未觉此情还是愁。”的同意! 这样的夜晚,不知是孤单、寂寞,还是心凉?一阵风将掩盖悲忧的帆布掀开,垣露在寒风中,水份的快速蒸发,忧愁也被浓缩。这样的夜里,有多少无助的灵魂在暗夜里游荡,有多少无边的心事在幽光下徘徊。时间在黑夜里已变的不在重要,不是给忽略,就是给虚度,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在这柔暗的角落若隐若现地浮现。待追行,却又模糊不在,人生如梦,过往茫茫,两心之间,怎能似冰如水,毫无间隔。千里之外,此之更堪。 [br/] 于是曾经的誓言旦旦,也变成虚幻无力的谎言,终究没有没有兑现的一天,因此各自的心里也生出了一种恰似说懂对方的心理,来责怪曾经的天真和无知,不懂兑人于心,而取其言貌,在这无际的寒意里,一些忏悔的泪也就开始了彷徨无助。 然而,有一种爱叫放手。并不是所有的爱都可以开花结果,也不是所有的付出都可以得到回报,因为爱,所以疼;因为疼,所以放手。不是因为不在爱,只因太在乎,在乎每一次的心动与感动,才会觉得被冷漠和遗忘,才有一方的放手来悉尼这无可解释的情。也许会被另一方误解。但爱是颟顸不清的,心动才是“她”生命的氧份和脉搏。 这样的夜晚,原本就最适合怀念,怀念一些人、一些事。十月的风,冰冷中带有些许寒意,是心伤最精准的尺子,苟苟地丈量着每一道痛心的伤口,深浅宽窄。冰凉的风鼓起了悲愁,兵临城下。我们至此至冬都在时间的跑道上倦于奔波,等待着赛马的快车而来,那心境,那焦虑,在一次次的回首眺望中老去。 红花朱残,落叶纷纷,容颜未老,心已耄耋。野菊香飞,孤雁难眠夜凄啼。把酒消愁,忧歌楚唱的昔日情怀,恰逢冬寒更撩心伤。如无兵之城残糟侵屠,怎么能叫人不寒而颤。满目黛黑影入空洞晴底的只是那远方闪烁的孤星。那些底沉的心绪在断张上拨动,铮铮弘音弹破寂夜鸡鸣。谁的人生一轮寒月霜满地,谁的思念悬空相寄?酌酒话长空,珊泪滴湿襟,这寂寂长夜,奈何却遇上悲忧愁伤! 眷恋孩童那无忧的生活,阳升而起,日落而眠,没有繁杂的思想顾虑。然而那些美好的记忆沉淀,却被那一次小小的车祸过虑的所剩无几,总在醒梦中后脑的透骨疼痛中趁机而入,挖掘搜集,从组记忆碎片。某时一些笑脸如莲,某时一些猎乐而跃,某时一些泪靥嚎哭和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眼脸。 如若春失去雨水,夏失去狂燥热暴,秋失去落叶风凉,冬失去白霜寒雪;人生是否也会失去那些悲愁忧虑? 城外的寒月已渐渐西沉,攀上心头的愁然却没有丝毫退却意思,固执把占心房占据。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