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名家散文>>正文

长篇系列散文《达里巴人手记》

长篇系列散文《达里巴人手记》

作者:   更新时间:2011-09-06 21:16:29    字体:   |  | 

  实在是应该叫作下里巴人手记,因为我这个下里巴人写不出阳春白雪一类高雅的作品,只能写点儿低俗的小玩意儿。又由于我出生在松花江畔郭尔罗斯草原上一个叫达里巴的地方,写的就是那疙瘩的人和事儿,索性就由“下”至“达”,叫成了达里巴人手记。——题记

  沿着长调走回故乡

  达里巴,是郭尔罗斯草原上一个小屯的名字,离松花江有十几里远。这个小屯是我出生的地方。据说,达里巴是个蒙古人的人名。该人在清朝嘉庆年间在此立屯,从此达里巴就叫开了。从一家一户渐渐发展成一个小屯。民国时期,达里巴屯成了郭尔罗斯草原第二大的屯子(第一大屯子是库里,也就是清朝孝庄皇后父母安葬立碑的地方,距离查干湖几里远),人口大约有六、七千。后来又成了乡的名字大区的名字,建国前一度是旗政府所在地(东北光复后,在国共“拉锯”的1947年前后,郭前旗政府就设在达里巴屯的南侧,旗长叫黎浚)。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草原上有点小名气的名字,史料上没有留下一丁点墨迹。

  《达里巴,我最早的老乡》,是我去年创作的一首诗。这是我对抽象的一个蒙古老乡的缅怀,也是我对具体的一个生我养我的村庄的怀恋。

  童年时,只知达里巴是蒙古语,不知是啥意思。现在细细想来,达里巴这面汉译的“旗帜”还真的冥冥中引领我这个汉族人与“蒙古”二字发生过很多联系。

  我出生的土房据父母讲也是蒙古人住过的,是一个叫“巴达廉”的蒙古人盖的。这户人家挺富有,盖的是三间房。中间的堂屋靠近迎外面门的部分,立有一面下是木板上是窗户的隔断,中间开门。檩木又粗又黑,有点象油浸过的电线杆子,很直。土改后,由我家和一赵姓人家买下,我家住西屋。西屋有一个比南窗户还大的西窗户,南北炕靠西山墙连接着一窄溜西炕,刚能放一张八仙桌子那么宽。小时候我家比别人家亮堂,主要是有了西窗户,也比别人家暖和,是有了串通南北炕的西炕。现在学了点民俗,懂得这是有满蒙特点的民居。那时达里巴有西窗户西炕的没几家。蒙古人以西为大,我想那个叫“巴达廉”的蒙古族老乡,我们就先后睡过同一铺火炕。没想到这屋我一住就是30年,直到离开故乡时卖给了一个刘氏人家。现在想想真是不该卖掉,好让我回到故乡有个“家”,可是老宅已被扒掉,原处盖起了四间面目全非的红砖蓝瓦房。我真的成了无“家”可归的人了。为此曾写了一首《压在心上的房》作为纪念。那个有满蒙特色的西屋不在了,可我的精神家园还在,我的达里巴还在。前几年,有很多县区合并乡镇,我真怕区域越来越小的达里巴被合并到其他乡镇,好在没有发生。

  一九七九年秋天,我进入前郭师范学校读书。没想到第二年学校改名为白城地区前郭蒙古族师范学校,使我又一次和“蒙古”发生了联系。我的老师中有很多是蒙古族人,同年级同学中蒙古族人也很多,下个年级是一色蒙古族同学,都说蒙古语。这是我了解蒙古族文化的开始。正是在这段学习期间,我爱好上了草原歌曲和文学。那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进校园,我成了学校的文艺积极分子之一,唱不好敢唱,写不好敢写,在同学中闹了个脸熟,其实没啥真东西。

  我的家乡没有因我没有真才实学抛弃我,相反接受了我。我在农村中学没唱明白,但瞎投稿也有“瞎猫碰上死耗子”的时候。时间久了,发表一些小“豆腐块”,还真遇上了几位伯乐。后来在大家的帮助下,我成了一名县级新闻单位的编辑、记者。说来也巧,我所在的编辑部蒙古族编辑记者占绝大多数,没想到我在这里成了“少数民族”,感受到了浓浓的蒙古族文化氛围。

  说来我在文学创作上遇到的伯乐中,有两位是蒙古族人。一位是苏赫巴鲁老师,在写作和做人上给我很多教诲,1988年他与芦萍老师介绍我加入吉林省作家协会。另一位是包广林老师,不但关心我的写作,还关怀我在政治上的成长和进步。这两位蒙古族前辈是创作的巨人,做人的高标。能认识他们真是三生有幸。

  出生的屋是蒙古民居,出生的小屯是蒙古人名命名的屯子,上学的学校是蒙古族师范学校,工作的单位是蒙汉双语的广播电台,一生重要的恩师又是两位著名的蒙古族前辈。这足以说明了我与“蒙古”二字的缘份了。

  难怪,我走到哪里很多人都认为我是蒙古族人。

  细细想来还是那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有道理。看来我得感谢古老的郭尔罗斯,感谢达里巴。

  达里巴屯西部是一片草原,方圆几十里没有人烟。我从小就在草原上拣牛粪,打羊草。置身于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的草原上,心灵会纯净得就像眼前的水泡子。面对辽阔的草原,没有人与你交谈,你只想漫无边际地唱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在达里巴看过电影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最能打动我的是歌曲《从草原来到天安门广场》,前边没有歌词的“过门”。太奇妙了,一下子又把我带入了辽阔的草原上,让我心醉。后来有人说那是蒙古长调。从此我就爱上了这种带有“诺古拉”和真假声交替的长调。现在我已能学着哈扎布、宝音德力格尔、莫德格、照那斯图等长调大师唱几支长调歌曲。每次学唱,就仿佛回到了草原,回到了达里巴故乡。每次学唱,就感到情感得到一次释放,就感到灵魂得到一次净化。

  我不会说蒙古语,可我爱唱蒙古长调。因为沿着长调,我能走回梦中的草原和梦中的故乡。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相关散文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