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情感散文>>正文

珍爱亲情

珍爱亲情

作者:   更新时间:2011-12-28 12:00:04    字体:   |  | 

  珍爱亲情

  邻居的父亲去世,邻居回家奔丧。处理完后事邻居流着泪给我讲了他和父亲之间的一些小事。

  他说;由于工作忙他平时很少回家,所以每次回家前总要提前给父母打个电话。每当他风尘扑扑从二百多里外赶回时,离家老远就会看到年老体衰两鬓斑白的父母颤魏魏站在村头,手搭眉上不停的张望。走入父母视线时两位老人高兴的直招手,待到面前他们总是亲热的拉着你的手喋喋不休地唠叨个不停,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而每当要离家返城时,父母总要依依不舍的送到村口,执手叮嘱万千,默默目送直至他登车绝尘而去。每次在车上望着父母衰老的身影渐渐模糊时,朋友说;他的心里总是涌起一股酸楚。他说他回家奔丧上时满头白发的母亲眼含热泪告诉他,在父亲初病那会,每到星期六下午,思儿心切的父亲总是在母亲的搀扶陪伴下早早来到村头,瞪大浑浊的老眼满怀希望地翘首等待,直到夕阳落山才怀着无限失落蹒跚而归,且边走边自我安慰的说,孩子工作太忙了,抽不出身呀,不然的话早回来啦。一个月后父亲的病越来越重,母亲说要给他打个电话,可父亲就是不同意,他说,人吃五谷杂粮谁能没个病呀灾的,抗一抗就过去了,就别让孩子分心了,吃公家的饭,就要为公家操心。可谁想一向要强的父亲却是一病不起,到最后只能躺在炕上靠人伺候了。即便到了这时父亲依然不许给区区二百多里外的儿子打电话。去世前两个周的星期六,虚弱得已无能力起身站立的父亲一改平素温和的脾性,倔强地非要让人把他放到椅子上抬到大门口,就那样一直瞪着昏花的双眼痴痴地望着那条通往村外的大路。当邻居得到消息匆匆赶回家时,可敬的父亲已到了弥留之际,当他满心愧疚两眼含泪跪倒在面无血色呼吸困难的父亲病床前时,一声“爸”叫得痛彻心肺热泪长流,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早已昏迷多时的父亲听到叫声后,竟从喉咙里低低的哼出了一上声,闭着的双眼里也滚出两滴浑浊的大大的泪滴,甚至连早已僵硬的手指也微微颤动了一下。父亲醒了!全家人顿时瞪大了眼睛,邻居也急忙紧紧握住父亲的手,大家满怀希望的期待着父亲眼睛的慢慢睁开。然而大家失望了,邻居感到握在手中的父亲的手越了来越凉。就这样深深眷爱着的父亲的灵魂在亲人们泪眼婆娑和抢天呼地的挽留声中悄然远去,留给邻居的除了无尽的追思外,更多的则是心中绵绵伤痛和愧疚。邻居不无伤感地一遍遍说:夜深人静时,一闭上眼父母相互搀扶着大路口等他送他的身影就会浮现在眼前,想到双亲那望穿秋水的眼神,急切盼望和恋恋不舍的真情,泪水就会情不自禁的流下来,当初为什么就那样不懂得珍惜这份珍贵无价的情感、不晓得多回去几次尉籍尉籍老人那渴求关爱的孤寂的心呢!悔呀,如今想起来真是把肠子都能给悔青了。

  听了邻居的话,我不禁怦然心动:自己的做法与他是何其的相似啊,对于父母饱含深情的迎来送往竟是那样的习以为常而心不在焉,真是太……

  清明节我回家去祭祖,当告别父母回城时,我看到父母的眼中流露出依依不舍之情,他们提着早就给我塞得圆鼓鼓的大包小包把我送到村头。走出好远要拐弯时我回头一看,父母依然站在村头久久不可肯离去,当时我鼻子一酸热泪禁不住夺眶而出……


  其实,静下心来细想一想,天下为人父母者有几人不是如此,在儿女身上他们倾注了全部的情和爱,而儿女们能够体察到并用心去细细感受的又有几人呐!在这也许是长辈们的失落与伤感之所在,更是做晚辈们的悲哀与不幸之所在。我们常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朋友们,让我们用真心真情真爱去回报我们的父母吧,千万别再做那种悔不当初的傻事了。

  整理文档时,无意间又看到了这篇早几年写的文章,写此文时,慈爱的父亲尚健在,而如今,再读此文时,他老人家已永远地离我而去,想到那种父子相逢其乐融融的情景只能在梦中重现,父亲那和蔼的目光,亲切的话语只能在记忆中回味时,悲伤的泪水止不住涌出眼眶从脸颊悄然滑落,父亲的离去是我心中永远的伤痛,是我人生中泪洗的日子,我爱爸爸,想爸爸,念爸爸,有泪只能在没人的时候消消地流,这痛彻心扉的情感将会永远折磨着我,刺痛着我。

  愿爸爸在天之灵永远安息。

收藏(0) 顶一下(0)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相关散文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