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情感散文>>正文

奔跑的母亲

奔跑的母亲

作者:   更新时间:2012-05-28 08:00:16    字体:   |  | 

天朦朦亮,我被开门声惊醒。母亲又起床出门跑不了。子要加班到矿上,母亲离不开生活了几十年的田野,以坚持晨跑八年有余。我翻个身,怎么也睡不着,回首母亲跑过的岁月,一桩桩感人的事情又浮现眼前。

母亲18岁嫁给父亲,没过半个月,58年父亲就被招收进淮阴某钢厂炼钢,后来调进徐州青山矿采煤。母亲要照顾很小的二叔和姑母,祖父经常外出当苇匠,母亲便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60年,家里只有靠二叔采藕、挖野菜度日,农村冬季有水利工程,母亲咬紧牙,离家挑圩去了。当时的任务是为治理淮河而开挖入江水道龙岗河,河床深,河坝陡。靠每天二两稀粥充饥,母亲挑起一筐筐土方,肩搭子磨烂了,稚嫩的肩膀磨出了血泡,但母亲一声不吭,还亲眼目睹身边一块挑土方的一些民工因不堪饥饿而晕倒在地,便再也没有爬起。有位好心的邻居厨师,同情瘦弱的母亲,打饭时总是用勺子在锅底捞些稠粥,竟使母亲神奇般的熬过来了。有时母亲陪同伴回家休息几天,看见别人临行时都从家里捎点咸菜什么的,而看到自己家里靠咸菜度日,又能带些什么呢,只能将生产队食堂一点计划吃完后,第二天就不辞而别含泪提前回到工地。

母亲后来生下姐姐和我,刚看到希望,家里又遭一次火灾,被迫分家,白天母亲把我和姐姐送到祖母家看管,自己下地干活,除几次喂奶时间,晚上收工才把我们接走,回家烧火做饭。几年后,父亲矿上的一些老乡嫌矿上累都跑回家,父亲也动心了,想回家帮母亲一把。母亲阻止说:“都这样回来,国家不采煤,都来种地,行吗?”父亲才留在矿上。家里轻活重活都落在母亲一个人的肩上。生产队分粮草时,别人家男劳力挑一趟,母亲得匀两次挑,邻居家里有人抬,姐姐和我都小,只能递些扫帚,巴斗等农用工具。我常想:“要是父亲在家多好啊。”每逢农忙,母亲总是提前几天磨好几把快镰刀,收割期一到,就随身携带磨刀石下地,月光下连夜抢割。在一次夏忙期间,母亲靠换工挣几个劳力,总算把麦子收割完便打好厂,但夜里变天要下雨,母亲独自一人把熟睡中的姐姐和我反锁在家里,在漆黑的夜里,顶着刮起尘土的狂风,走过屋后的独木桥,深一脚浅一脚走了二里多闪电照亮的路,路中几次跌倒了又爬起来,终于敲响了大舅、二舅家的门,请他们帮我家抢场,他们发现母亲脸上和手臂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责怪母亲为何不写信让孩子爸回来协助家里抢收,母亲说孩子爸在矿上太忙了,脱不开身,之后母亲领着他们用半小时就把粮草归仓,当暴雨来到时,母亲的身上早已被汗水煮透了。

薅秧时,母亲的手臂被划出一道道血印。插秧时,母亲的手脚整天泡在水里而起满了水泡,且腰疼腿酸,但仍然唱着快乐的秧歌。买粮时,任凭镇粮管所多么刁难,我陪母亲翻晒了几遍粮食,有时首几天几夜,遇到下雨天,还得用芦苇把粮食屯起来,等天放晴再晒,直到卖完粮食才松口气。田间管理也不易,夏日的一天,母亲一早就出门到稻田里打农药。我们中午到田里喊母亲回家吃午饭时,竟发现母亲中暑晕倒在稻田。我慌忙喊来邻居把母亲背到家门口树荫下,自己飞奔到大队医疗所请来徐医生给母亲打了一针,我泪流满面跪在母亲面前,声嘶力竭总算把母亲唤醒,母亲却仍然惦记田间的稻子,焦急着说:“孩子,明天到田里看稻飞虱少了没有。”

明知饲养家禽成活率低,母亲每年仍养不少鸡鸭鹅,还有两头肥猪,一头卖,另一头年底宰了家里吃。母亲每年开荒种许多瓜菜,吃不完带镇上去卖。此外,大搞绿肥,经常到河里捞水草或到高邮湖滩上打草。难怪邻居都说母亲一会也闲不住。

家里经常缺柴草烧火做饭,特别是秋天,母亲几乎每天到湖滩上铲干枯的巴根草。一次阴雨天,家里没有干柴,母亲做完晚饭,将屋外淋湿的柴放锅塘里烤得烧起来,夜里姐姐和我都睡着了,母亲被厨房里传来的“噼啪”声惊醒,睁开眼发现家里照的通明,浓烟滚滚,原来锅塘里的湿柴烤的燃烧起来。母亲起来用一缸水才把火扑灭,避免了十多年前悲剧的重演。

夏季暴风雨多,家里只有厢屋南墙是土陪垒的泥墙,不牢固,结果被一天夜里的南风推到,屋外墙根那颗大榆树也被刮断了,惊醒的母亲搂着胆小的姐姐,给熟睡的掖好被子,自己在床沿坐了一夜。母亲不正是一堵为儿女遮挡风雨的坚固的墙吗。

一年冬天,我胳膊上起疙瘩,考虑母亲太忙,我一直瞒着,可是,在一个晚上,母亲帮我脱棉衣怎么也拽不下来,原来我的胳膊上的疙瘩已肿的有馒头大。母亲好不容易挣断棉衣袖口,吧疙瘩的脓头磨裂,淤血直淌,母亲慌忙用毛巾擦干我胳膊上的脓血,边抱住失声大哭:“孩子,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娘在忙也会背你上医院看病,这样叫娘怎么对的住你呀!”我挥动肿起的胳膊,笑着说:“娘,我是男子汉,不怕疼,不信我唱首歌给你听。”母亲听着曾教会我的熟悉的儿歌,更是流泪不止。我被她抱在怀里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母亲不在,下床一看,发现母亲正跑在堂屋菩萨面前握几根燃着的香,竟为我祷告了一夜只看见母亲嘴唇动着听不清念些什么。面前还有一堆烧过的纸钱。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上前抱紧母亲:“娘,你快去休息,我会好起来的,不信你看我胳膊一夜消肿好多。”母亲这才起身,也顾不上休息,背上我奔向大队医疗所。

母亲没有干出惊天动地的所谓大事,正是这些平凡的事,深深地启发我,该如何正视各种挫折与困难。母亲常指着堂屋贴满父亲在矿上获得的奖状,诱导我要脚踏实地工作与生活,我为有这样勤劳的母亲而感到自豪,正是这些千千万万的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才解决矿工的后顾之忧,共同托起煤城的辉煌。

听到门外由远而近的跑步声,我连忙准备好洗脸热水与毛巾,出门看见母亲正从远处的田野跑来,朝霞映红她的面颊,晨风抚平她的皱纹飘起的白发依旧潇洒,看来,母亲越跑越年轻了。

收藏(0) 顶一下(0) 更多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相关散文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