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写景散文>>正文

很远很美丽

很远很美丽

作者:神米树   更新时间:2010-09-21 13:06:15    字体:   |  | 
??那个地方远离尘世的喧嚣,藏在大山深处;那里的水清沏透底,清凉如镜;那里的山形态各异,隽永悠远;那里的林木枝繁叶茂,漫山遍野;那里的人勤劳朴实,亲切善良;那个地方叫做翁台,那里有个世外桃源,叫做翁丙……
??去的那天,一只不知名的美丽小鸟,拖着长长的尾巴,一直飞在我们的车子前面,时不时转过头来,看着我们鸣叫,不断地停在山路上,等着我们的车子行来,再振翅前飞,似乎一直在给我们带路,一直要把我们领入那雾蔼缭绕,如梦似幻的深山仙境。
??翁台乡位于贵州省独山县东北部,是独山县三个水族乡之一,全年平均气温为摄氏10度,最高气温为28度,最低气温为零下4度。全乡总人口为3010人。翁台乡交通、信息等基础设施落后,且地处高原,土地贫瘠,全乡耕地面积仅为2566亩,贫困成了当地特色。但是,那里的森林覆盖率却达75%,在群山环抱中,树木葱笼,树种繁多,多数为国家一类保护林木,在密密的树林中,生活着很多国家级保护野生动物,深山脚下的深沟里,居住有娃娃鱼。而翁台乡海拨高,常年云遮雾绕,车行翁台公路时,仿佛走在云里雾中,从车窗往外望,群山婉约、朦胧,脚下深山老林,绿树枝缠叶绕,鸟鸣悠扬,我们似乎走进了一个梦幻中的世界。如果是早晨进入翁台,那朝阳冉冉升起,万道金阳穿破重重云雾,洒向浓密的树林,林中万鸟齐鸣,草木茂盛,树木拨节的声音隐约回响,一切生机盎然,纵使心情晦暗到极致,在这旺盛着生命的地方也会心胸开朗,豁然忘忧。
??翁台乡行政村组不多,只有三个行政村,但是民族风情浓郁,当地居民多为水族,每到节日或婚丧嫁娶,亲朋来临,都会跳起欢快的芦笙舞蹈,唱起动听的水家歌谣,全寨子的老少一起欢庆。去的那天,寨上的人全部都出来迎接我们,欢快的乐曲,热情的山歌,蔓妙动感的舞姿,一碗碗香浓的茶水,一杯杯甜醇的米酒,让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醉在这浓情画意的民族村寨中不知来时的路了。
??在翁台乡行走,总能听到很多动人的传说,古老的村寨,上年纪的老人,迎面轻拂的微风,满眼绿油油的稻穗,也许就在一恍惚间,就有远古的故事,透过时间的薄纱,向你微笑着走来。几百年前,曾有一名叫廖子龙的商人,到翁台开办铁厂,并且组织了乡场,到廖子龙工厂做事的人很多,以致这个远离城镇的大山深处的小山村形成了一个集镇,独山、三都、广西等地都有人前来这方做事或经商。一位妇女带着女儿到廖子龙的铁厂当厨娘,日月如梭,她的女儿就长到了十六岁,出落成一位眉目如画,清秀美丽的姑娘,这位姑娘每天都到一块古板上去梳妆,梳子上掉下的头发总被那块大石板吸干净,天长日久,那个姑娘突然间就会飞了,她飘飘然从翁台村飞到了夹缝岩,飞到大岩山顶上。大岩山旁有一个将军岩,形状就是一位威武的,带着战甲头盔的将军,将军岩后,又是一块关刀岩,那里夹着一把不知从何年月起就夹在那里的大关刀,这把刀一直到解放后都还在岩石缝是夹着,据说是那位变成岩石的将军的武器。
??这位姑娘会飞后,每天飞到将军岩,对着将军嘤嘤的哭,仿佛这座石山是她的恋人,也许当年有位将军前往此地守护着这一方美丽的山水或者是他心上的姑娘,天长日久,就站成了一块岩头,这位姑娘投胎转世后,前来这里找自己的情人,却发现他已经成了一块岩石,于是,她只能对着这块将军石哭泣。
??人们发现了这位会飞的姑娘,感到很奇怪。同时,觉得会有灾祸降临,于是,到姑娘梳头的地方寻找原由,发现那块吸食头发的石头很怪异,就撬起了石头,看见石头下有着许多血丝,他们用火把那些血丝烤干,把那块石头移走。石头移走后,姑娘就不会飞了,于是她爬山涉水,走到将军岩的山头,坐在那哭,她的泪,化成漫天的飞雨,淋湿了山谷,山谷于是长出了很多郁郁葱葱的大树,她那一头乌黑的长发渐渐的变白了,姑姑遥望着将军岩,坐化在了对面的五龙山上,她那美丽的白发竟然变成了一条瀑布,常年不息的从高山上倾泄而下,顺着山涧,蜿蜒流到将军岩脚边,在那留连着,打着漩,依依流向远方……
??人们猜测着姑娘和将军岩的故事,以为神,就在姑娘坐化的山腰上建了一座庙,祁求庇护。廖子龙请来了一位木匠,这位木匠用巧斧神工建了一座六角庙,有三层,房檐下都挂着铜铃,山风吹来,铜铃叮咚而响,就象那美丽少女的歌声,庙建好后,供奉有菩萨,方园百里的人们都赶来进香,还引来了外方的和尚在里面住持。建庙后,一直风调雨顺,由于香火灵,所以,那座庙的香火一直都很兴旺,直到解放后,破四旧,才把庙给毁了,住在里面的和尚也遣散了……
??听寨上的老人回忆:当年,有一队人马,约七八十人的队伍,有男有女,还有小孩,曾经到过翁台乡,并在那里居住了十来天。他们纪律严明,和蔼可亲,分别住在上寨、中寨、下寨的大户人家内。居住那十来天里,他们上山打柴,下田干活,自己生火做饭,打扫院子,和当地的老百姓拉家常,吃的食物都用银元跟老百姓购买,寨上有位老人回忆,当年他还是七八岁的小孩,经常跟他们呆在一块,有一次,他亲眼看见在柴火房的木柴堆旁,有一顶帽子,上面有红色的五角星……这位老人最终作为引路人,顺着山脚下的小河,翻越山岭,把这支队伍带离了翁台乡。多年来,人们一直猜测,这是长征时途经那里的红七军。
??也许是传说太多的原故,走在静谧的大山里,时间也变得舒缓极了,深深浅浅的故事与翁台的山山水水连为一体,在我们的呼吸间充盈着我们的身体,于是在寻访红军走过的路途中,恍惚正穿越时空,走向那战火纷飞的年代,走向那一队千里行来,只为解放旧中国的穷苦大众的军队。站在山谷底,那哗哗流淌的小溪,就这样流淌了千年万年,清沏明净如玉带缠绕,不知道人间苍桑变换,就这么,喧嚣着,流向那不知名的远方……
??行走在夹缝岩的风景区里,我仿佛一个误入仙境的凡人,跌跌撞撞的一路行来,惊叹着这如画的山水,茂密的森林,清亮的涧溪,形态各异的岩石……这个地方,在几十亿年的地壳运动中,不断将自己修正成一位风格绝黛、气质绝佳的美人,在远离红尘的大山深处,舒展自己的美丽。我贪婪的呼吸着这里深绿色的空气,让清凉洁净的溪流濯洗自己,飘缈的薄雾轻盈的围绕在身边,山风徐徐吹来,感觉自己身轻似燕,仿佛在不经意间就成了凌波飞渡的仙子。
??就这样,辗转于山水循环中,越过一座小山,一群依山而建的吊脚楼出现在眼前。彼时,正是稻穗飘香,谷物转黄的时候,一大片金黄色的田野铺展在青黛的群山之中,美丽的吊脚楼就建在稻田之上,傍在群山脚下,一棵棵的古杉点缀在前寨后院之中,人声犬吠,芦笙古调,一座世外桃源就这样呈现眼前。
??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分,这座隔绝在人世之外的桃源名叫翁丙,千百年来,这里的山寨遗世独立,没有学校,也没有商店,更没有现代化的钢筋水泥。这里的人需要物质交换的时候,必需步行几个小时,翻山越岭,才能走出山外,到达山际公路,然后在那儿等车,驶进人群涌动的城镇。他们唯一的载物工具是马,马是山里人的命根子,只有靠它,才能驼进运出生活的必需品。这里种植的农作物多为自给自足,山前屋后的茶树、桐子及一些珍奇的山货才是他们的生财之道,由于贫困和偏远,政府每年都会拨付一些资金补贴这里的人们,在他们纯朴的心里,他们并不贫穷,唯一的渴望就是,政府什么时候才能修出一条通到山寨门口的公路,哪怕是一条简易的,能行驶摩托、农用车的乡道。由于这里远离城市,人们对物质没有更多的需求,他们就希望能方便的走出去,让外面的人走进来,让这个藏匿在大山深处的美景能为世人所知。
??我们的到来,对他们而言,仿佛一个盛大的节日,全寨的人倾巢而出,杀鸡做菜,打豆腐,采山珍招待我们这些山外来客。而我们,这些什么都还没做的外方人,饮着他们的陈酿,吃着他们的佳肴,接受着他们最热情、最崇高的敬意,在一片歌声中,在夜幕中跳动的篝火旁,在他们如海洋般汹涌的喜悦里,醉了……
??夜幕悄悄的笼罩着这里,山岚弥漫在群山之中,若隐若现,如梦似幻,眼前的一切美得那样的不真实,山风佛过面颊,突然就觉得自己轻盈似蝶,飘然若仙,好象随时都会随着山雾,翩然飞走……潺潺的溪流伴着悠扬的芦笙,婉转的歌声、曼妙的舞蹈,在升起的篝火旁,我们尽情的与寨上的人们一起享受这美景良辰。
??月亮就升起在山间,那么近,仿佛伸手就能触摸,她用银辉把这里笼罩起一层轻纱,静谧的大山啊,把我们——这群误入仙境的外方人,紧紧的拥在怀里,做一个清凉悠远,没有忧伤的梦,就这样,溶进了这里的山水……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相关散文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