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伤感散文>>正文

彼岸的墙

彼岸的墙

作者:枫林晚雨   更新时间:2010-10-16 13:00:08    字体:   |  | 

  一.
  
  彼岸,在佛的国度中那是处于地狱深处的供灵魂栖息的地方,而在我的感觉中则是死亡光临后,一片充满忧郁的沼泽,不过想来,在那里等一切全都沦陷后,便不会再有什么恐惧和阳光了。
  
  当死神的镰刀割过风中摇曳的生命之花时,那来自幽冥的光芒一定会指引给灵魂一片安息的天堂,那里不会有花的香,只有无尽的寂寞和凄凉,残破的躯壳便成了苦海中一叶争渡的扁舟,随风游荡。
  
  就算我睁着双眸,也看不见天花板上哭泣的污迹和一双双不暝的眼中对生的期待和张望。
  
  但我灵魂锁徘徊的城市边缘,却有一片被鲜花埋葬的荒凉,在那里我看见她轻轻的穿过结有冰霜的屋宇时,她的躯体却被泪珠打的惨白如瓷器一般易碎。
  
  满庭的月华如水,而她则在这片月色海洋中荡漾。感受着冷彻肝脏的爱,以及杜鹃花开啼血的悲伤,只是因为一种生和一种死,都是对生命不同的延续而已,而爱,则是一种方式,一种用灵魂敏感的心去感悟的颤栗。
  
  我开始相信上帝便是灵魂的缔造者,而上帝则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那一抹曾经或者未来最美好的印象。
  
  因而,请相信上帝会与我们同在。
  
  二.
  
  风在灰暗的角落独自歌唱,午夜的铃声传过紧闭的窗,散乱的书及所有安睡的人,把所有的伤心事全都在梦中重新播放。
  
  在寂寞的心房,谁把心弦弹奏的铮铮响,蟋蟀在夏天时早就弄旧了很多人的琴房,而流逝的岁月中,那葫芦丝传来的幽远而神秘的音调,如一曲楚人呼唤夫子魂魄归来的吟唱,给人无限凄凉或充满空旷的幻觉和幻想。这一声声传自心灵的唱,倾诉了多少衷肠,如今所有的声调全都沉默了,这极动至极静的落差,使我一时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萦绕在心头的往事,却成了一种沉重的负担,压制住心灵最后的一片安宁,鼻孔的呼吸,似乎已然无法满足心脏的喘息,感觉中快要窒息的思绪,使我感到很累,很累......
  
  只好变一种姿势静默,待风化如石,那眼前出现的蓝如泪珠的海,让我在梦中感动,感动的叫人无可逃避这一份辽阔所产生的孤寂。
  
  一些对往事的沮丧和思念的苦涩立刻漫过困倦的心灵,就像静静的雪覆了一整片干枯的大地,纯白的让人无力,只好一再的劝自己,睡去吧!睡去吧!从虚伪的人潮中离去,在自己的小屋中,细细的感受没有你的夜里,落下的那一场清凉的雨。
  
  三.
  
  当你为一支花开而感叹时,却又一片花海在你的背后寂寞的叹息,当你为一坡花开而沉醉时,一支最美的玫瑰却以枯萎,而我还要在荒芜的岁月中空自等候谁?
  
  四.
  
  我不再相信,爱,会轻易的由一个人来支配,支配一份爱必然是要付出一份让人心惊的代价的。
  
  ——即使爱如阳光,可也有驱赶不走的暴风苦雨和冰霜雪寒,而再怎么耀眼的爱情,所闪烁的也不是纯粹而美丽的辉煌。
  
  ——谁又能为爱而付出花开彼岸的代价?
  
  那么多黄昏把太阳的光芒的埋葬,那么多黎明又把月华冰结成了满庭苍白的霜,那么多的岁月也把青春带向了沧桑,那么多的枯萎又把生命带向死亡。
  
  而我能留给你的却仅仅只是一纸墨香,没有梅的苦寒,也没有兰的幽静,但在这一切之外,又是你把我的诗稿用烈火焚烧成了亘古的忧伤,让我开始彷徨于每天黄昏中憔悴的夕阳。
  
  五.
  
  当死亡以两种方式开始光临时,我不知道我是在精神上还是肉体上感受到了这种疯狂,精神在某一刻陷入深渊,肉体在某一时开始麻木,但两者相同的却是绝对的肃静和清冷。
  
  太多的时候,在脑的幻想与心的现实中充满了矛盾。一个我在火热而虚幻的绽放,一个我则冰冷而默然的观望,极度的对立,冰与火的交锋,使安详和平静都成了一种奢望。
  
  守着现实的夜色,染成自身的皮革,躲在四围的暗影无时无刻的不在试图着嵌入我身体的角落,那些渴望的画面,却成了清醒时最大的骚乱和烦躁。
  
  可心却又将所有的念想全都封藏。
  
  六.
  
  我的血,绽放在左胸膛,流做一条潺潺的溪水,清浅如梦中的月光。
  
  在三月的雨中倘徉,黄花化成般若,郁郁香气伴着孤独,处处为心灵禅唱。
  
  不愿在回首面对城市灯火的辉煌,那离天最近的地方,我却找不到可以聆听到天籁传唱的声响。
  
  长风过后,谁又会慰我心伤!
  
  笔尖在纸张上轻轻的唱,哪一只夜鸟托着墨迹,在唐诗或宋词中带着满身的疲惫飞翔。
  
  渺远的归途中,那江南的水乡,成了最终不悔的梦想,我独立而张望,窥视古代的诗人在历史的灰尘中流浪,那些断章的文字,瞬间便化成一抹浓浓的惆怅,随风荡漾。
  
  在旷野中行走,试图丢弃掉所有沉重的心事,山风依依,却又让我觉得我如一只困在风中的鸟,筑风为巢,随风东西,不知明朝将去到何方。
  
  忽然有一种思绪如烟一般迂曲,绕成千丝万缕,将所有明媚的色彩全都牵在一种冷色调之上。
  
  我便开始习惯了用文字的黑,来追悼我并不快乐的往昔。
  
  窗花上写下的日记,如扭曲的古汉字般密密麻麻。
  
  也许,所有的文字,都是在感怀那些逝去的苦涩时光。
  
  为了忘记风的呜咽,从此便不再回忆火热的骄阳。
  
  而我不愿离开我的书房,那可能只是我的羞涩或者轻狂。
  
  在你的手触碰到我的泪时,我早已分不清是雨还是泪在交替着流淌。
  
  当鸿雁飞向南方,谁的信来,沾满了十指的香。
  
  冷落的门楣关闭了在最后的夜色,梨花在瞬息便飘成满园洁白的雪。
  
  当我的柴火成了待嫁的新娘,火焰带来纤巧的死亡,那么多灰烬就成了一大堆鲜艳的嫁妆。
  
  我的屋顶在五月又飞满了白的絮,点点如相思绕在心上,你的天空中没有了鸽子的飞翔,种在云朵上的守望,又怎能等到春天的油菜花和蝴蝶身上的芬芳。
  
  七.
  
  残雪的二十四桥旁,明月照枫林,有风吹来静默冬夜的气息,当所有的灯火全都沉寂,只剩下我不变调的话语犹自在纪念我逝去的过往。
  
  这个城市中有了太多的荒凉,而我却依旧找不到一片能让心灵栖息的地方,那太多人一模一样的笑容,又让我感到害怕和惊慌。
  
  所有渴望的自由却成了一种枷锁,又因恐惧而让我无处躲藏,禁压在喉头的喊叫,却成了为黎明送葬的祠堂。
  
  谁人又拔刀驻立于大地的空旷之上,成为了旷野中唯一的一道屏障。
  
  八.
  
  清晨的太阳,用呼吸找到我们彼此的脸庞,你说你找到了苦难的真相,却又让实现在迷雾的云影中迷失了方向,又为生命的悲哀而独自感伤,从此,我们便在两条路上穿行,却又在同一个屋檐下避雨,又在落花和苔藓中敲门,把一封秋风在其中叹息和沉睡的信笺寄向了彼此牵挂的远方。
  
  你说那是你在忧伤的唱,我说那是我低吟的歌在金属的琴条之上,小心的护卫,那些密密麻麻的星光和回忆一般繁茂的藤蔓被冰雪覆没前最后的时光。
  
  当我笑时,或许只是在悲悼,那多雨的季节中,少年和青春中最嫩绿的春天在岁月的枝头嫣然绽放后,凄然的凋零,随后便随风而亡。
  
  细数所有快乐的时光,处于压在头顶的雪花和阴沉的天空之下,爱便以另一种方式的声音相融合,吸引,瞭望。又相互聆听和相互呼吸,而我却在这种声音中跌落,忘记了歌唱,或者是不愿再歌唱。
  
  而给予你的爱,却再也不可能被夺取。
  
  留在舌尖上的光和雨滴内的力量,在风和阳光中从我身体和灵魂中穿过,赶扑爱最初的源头。
  
  带上心头最美的希望,逃离时间的流走的方向。
  
  回归到有蔷薇,蜜蜂和少女的彼岸,才发现。爱的四围,却是一堵堵无法穿越的墙。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相关散文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