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经典散文>>正文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作者:maojing   更新时间:2010-12-05 17:04:22    字体:   |  | 
  金陵,没有李后主已经很久了,传说中有亮如春水的重瞳,脚带玉环的,温柔从容的后主从嘉。
  但是汴京,多了一个违命侯,终日囚禁,无言读上西楼的违命侯吴王。
  我是窅娘,在江南烟雨中为你跳舞的人儿,国主,你还曾记得?
  那日江南岸,桃红柳绿。,烟雨霏霏,枯碟纷纷打着旋儿飘下,天地间升腾起淡淡的氤氲,还有那只属于江南的朦胧。我站在湖畔,浅蓝色的轻纱罩身,翩若惊鸿,宛若游龙。回眸间,笑语盈盈,足尖轻踮,便踏碎了那片片飞舞的桃花。
  你替我轻轻摘下它们,插在我的发间,白衣在微风中轻轻扬起,你笑语我的面容尤胜桃花几分。
  江南岸的初见,烟雨霏霏,君浅笑,淡定中带着温柔。
  为了你,我用白布缠足,忍痛而舞,为的只是,起舞绕珠帘的轻盈,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舞落你半身繁华。
  曾经,我站在你面前指天为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决!”
  江南的烟雨,见证了我的绝然。
  我希望,从嘉,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日日看我为你起舞,可以日日浅笑得如同温润的美玉。不要,不要在那个虚位上,日日挣扎。
  多少个夜晚,你的大殿上灯火通明,我抱着琵琶,轻轻拨弦,琵琶弦上诉相思。多少个黄昏,你的眉轻轻颦起,我轻舞水袖,扭动腰肢。身影被厚重的黑暗吞噬,只要你回首,就可以看到我如弱柳扶风之姿。
  可是,你没有,无论是什么原因,你终是没有在万顷波中得自由。
  这也无妨,只要我可以永远为你跳舞就好。
  宋开宝七年十月
  宋兵攻城,硝烟漫漫。
  你肉袒出降前,命人传话给我,你让我快点离开,说我只是舞姬,他们不会为难于我。可是,我摇头拒绝,如果,你已经忘记了我的誓言,那么,我就再许一次,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决!
  可是你还是走了,留下我离开了。
  我站在珠帘后,红袖高卷,足尖轻点,翩飞如同蝴蝶。
  我一直在为你跳舞,如同虞姬别了霸王,三尺素绫,轻绕颈项。
  宋开宝七年十月,窅娘自尽于宫房。
  可是,我的灵魂不愿离去,紧紧追随着君,见君被封违命侯,我深深明白,这对于你,从嘉,是多么大的侮辱。可是,我还是为你能够活着而高兴。哪怕明知,你是多么的伤心难过,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你站在高楼,依旧白衣翩翩,却日夕以眼泪洗面,你吟,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见你的眼泪,我心如刀绞。
  天空月色轻柔,却不复江南的朦胧,明天,又是七夕,你的生辰,恍然间,我似乎回到了那个遥远的下午。
  我低了头,舒了水袖,去了腰身,嘴角,笑意缠绵。
  我起舞绕珠帘,却舞不掉,你半生繁华。
  可我不知,那赵匡胤竟会赐你牵机毒酒一杯,见你握起它,微笑的一口饮尽,脸上含着如释重负的轻松。我有霎那间的恍惚,既然你并不怕死,那为何,又要出降呢?
  看着你靠着栏杆倒下,第一次,你笑得释然又平静,
  宋太平兴国三年七夕,正值李煜生辰,宋太宗赐牵机毒酒一杯。死后,追封吴王,葬于洛阳邙山。
  既然你已经离去,我的灵魂也渐渐消散。
  意识的最后,又见那日江南岸,我站在河畔为你起舞,踏碎桃花一片。
  而那句誓言,有那么清晰的浮现在我的脑海中,让我的心隐隐作痛。
  从嘉,来世,我还要为你跳舞。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相关散文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