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经典散文>>正文

来自十八岁天空的最后一封信

来自十八岁天空的最后一封信

作者:欧阳暄   更新时间:2011-05-10 22:25:55    字体:   |  | 
  弈天:
  写这封信的感觉,与茨威格笔下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颇为相似,最大的差别可能是她是在生命的尽头向她默默爱了一生的男人告白,而我则是在二十岁的时候,向曾经活在我十八岁天空的男孩告别。
  有写信的念头已不是一日两日了,可真的到了提笔的那一刻,好不容易聚集的勇气,就宛如脆弱的蒲公英一般,顷刻间被呼出的气流吹得零落四散。也许吧,不断的拖延是一种希望和寄托。
  一年的美好记忆,竟占据了我三年几乎所有的回忆,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你所说的永恒,时间不会消磨所有的一切,往事也不会如烟般随风而逝。
  三年前的我学着放弃,是因了与《白玫瑰和红玫瑰》中振保同样的理由,由于渺茫地感到外界的温情的反应,不得不理性地选择实在的未来,而不是缥缈不能测量的爱情。阿宝曾经说过,初恋是透明的水晶。而我觉得初恋更像一杯咖啡,纯香中参着丝丝苦味,那些苦味缘自于“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罪恶感,仿佛我对你的思念就是刻出父母眼角日益增多的皱纹的刽子手。那时我才发现,爱,原来是那么沉重的一个词。
  十八岁青涩的初恋,是一把双刃剑,在纪录清澈和纯洁的情感的同时,也在“有情”的外衣下无情地磨损彼此的真情。你冷漠的表情,曾多少次伤了我脆弱而又倔强的自尊;而我任性的自以为是,又多少次挥霍了冷酷外表下的柔情?其实,我们都还不懂得爱的方式。
  十八岁那年的整个夏季,我的梦境,都被你充斥着,你的眼神,你的笑容,还有三分球进篮的身影。我总是在被无奈压得几乎窒息的时候从梦境里挣扎着醒来,然后,在《简单爱》的音乐中,回想我们一起骑单车的情景,流泪。
  思念,是冷冷的一点,一点一点连成一条虚线,切断时间和空间。
  三年后的我学着忘却,是因了时过境迁的无奈和恍如隔世的遥远。三年了,我为了保存记忆中的那点温存,为了让那点点火星不被刺眼的阳光吞噬,我把自己禁锢在黑暗的地窖里。我以为这样就可以给故事留有续集的可能,可是我错了,梦一旦断了,就再也接不起来了。你和我,已不是那时的你我了,即使我们还有着同样的记忆。如今,我们的心境变了,回到过去的隧道关闭了,我们回不去了。
  记得你在我的同学录里这样写道:我不会忘记你!而我现在想把普希金的《我曾经爱过你》送给你: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还没有完全消失。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
  我也不要再使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着羞怯,又忍着嫉妒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另一个也会像我爱你一样。
  “我曾经爱过你”,这是我最想对你说的话。再见了,划亮我十八岁天空的流星,谢谢你带给我的所有美丽和痛苦的回忆。
  暄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