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情感散文>>正文

丁香姑娘

丁香姑娘

作者:罗西   更新时间:2010-09-13 04:20:16    字体:   |  | 

  酒是不要多喝的,喝多的时候总容易伤感软弱。有那么一些或阴暗或感伤的念头与想法情不自禁的会浮现在心底,是我多情还是为谁迷惑?
  
  其实,这一切通通的都不是。在人世间走过了这么多年,看过了多少风雨,看过了多少悲喜离合。人生有什么大不了,这些点点凡愁滴滴凡俗千百年后有几人忆起与知晓。
  
  大浪淘沙,多少风流人物,还留在你我心底眼角。
  
  人生是什么,也许弹笑挥手一指间。想三五千年岁月,想混沌原始时,你我算些什么。瀚浩长空,人类与地球不过是渺渺一瞬间。这种胡思乱想,是我的胡乱还是人生的悲伤。
  
  人生为何苦为何感伤,我不敢多想多问,怕伤了自己也伤了看过文字的心。其实,有一些最深最真实深刻的念头在心间不断回响,久了渐成了自己不轻易触碰的伤。
  
  在网络里游逛了这么久,遇过了不少的人也看过了不少平淡或不平凡的事。渐渐的对那些悲喜有了本能的抵抗,看他人悲喜,看人他人分分合合,看他人在悲与喜的边缘挣扎。渐渐的对那些事厌倦,对那些悲喜感觉无奈又无可奈何。那些事终究是他人的事于我何关,对我有什么大不了,人终究在人生的路上一个人走。
  
  对于网络,对于这空洞飘渺的世界渐渐失去了好奇与渴望。你在你的世界存在,我在我或佣俗或平淡或凄凉寂寞的世界活着。你有多么美,关我何事,我得不到你也摸不了你一个手指,你纵然再风华绝代也只是你自己的美丽。
  
  渐渐的迷上了健身,喜欢上了在自我折磨中找一种快乐与心灵肉体的慰藉。那时的我不多想不再想凡尘里的得得失失谁比谁重要与不重要。也许,人生的痛苦都是自找的,人往往都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很重要,在这个世界里离开了你谁也活不了。这只是痴人说梦,自己把自己当作一种无可理比的重要。其实,这个世界没有了你我地球一样转动,一样的轻盈灵活。
  
  对于网络,我不敢多想多说,却常在心间念想。有那么一些女子,在文字间风情万种,有着千般美艳与万世的风韵。可我不敢奢望不敢深层次的追着自己问,我知道自己平凡佣俗,往往对于那些太美丽或太艳奇的事物有一种本能的抗拒。
  
  我明白自己是凡尘俗世里平平凡凡的佣俗,常在黑暗无人时,在夜深人静时,或是在繁华红尘滚滚的街头对这世界对这世界的女人有一种本能的追逐。
  
  有时会为花开花谢而心起心落,有时会为春来秋去感伤成愁。为何有悲喜,为何容易被人世间点点滴滴平淡不过的分离聚散感动,为何轻易的就被凡夫俗子般的平常所感动。我明白自己有一颗敏感的心,有一颗细腻若女子的灵魂。不是我多情,也不是淫荡得不可救药,我明白自己在期待着一生一世不朽无悔的追逐。
  
  好久已不曾写诗了,只是找不到那种汹涌澎湃,找不到为谁可以抛头洒热血的荒唐。或许,再也找不回冲冠为了红颜,拨剑一顾心茫然的感受。错过了的岁月,不是换一种姿态或一种自以为自的年轻模样就能寻回的。
  
  为谁消瘦为谁风雨立中宵,想我中华几千年,多少风流才少,多少风俊人物,也不过堙灭在岁月的长河。你是谁,我又是谁,不过是人海人世间渺渺一沙鸥。
  
  在这静静的夜里,敲打着这文字,有一种伤感与无奈不知觉间游离在心间眉梢。看窗外的街道,桔黄色的街灯洒落在这一段的街。不远处的楼群有那么几盏灯火闪烁,隐隐约约的看不清楚,或许那灯光背后的你正在眺望着此刻枯坐电脑屏幕前的我。窗台中的那个人是你吗,你是否有无数的心事在细数。人生的寂寞不是三五几个文字就能说清说得透彻,宛如我此时的心思想不清楚自己也不明白。
  
  挥挥手,真想就些离别,不是我矫情,也不是学年少时节强说愁。早已过了自以为多情惆怅的年代,早已错过了花开花谢,明白了自己是何物,明白了自己不过是平凡世界的平常俗子。却有一种无奈与感伤绽放在心头,只有自己知晓自己明了。生为何苦死有何悲,这是人生自我寻找的烦恼,是自己为自己设下的坎。
  
  也罢且罢,不想言语不想多说,我且乘酒睡去,不恋人间点点烟火不恋人间说不透彻的欲望迷惑。
  
  看街头灯火迷惑,
  
  看人间多少悲喜哀愁。
  
  数不清的岁月,
  
  道不尽的人生风流,
  
  你为谁悲,
  
  你为谁喜,
  
  你不过是岁月河里的一尾鱼。
  
  从河心游到对岸,
  
  是否
  
  找到了以一生岁月守候的那个人
  
  从河堤游回河心
  
  是否
  
  找回了五百年前
  
  三生石上许下的诺言
  
  如果
  
  可以以一种姿态存在
  
  我愿是席慕蓉的那首诗句
  
  以一棵娴静树的姿态
  
  等待在你经过的路旁
  
  纵使
  
  你不看我一眼
  
  我也不敢忘了自己许下了诺言
  
  如果
  
  有来生
  
  我情愿化身如兰花般幽香的女子
  
  撑青色的油纸伞
  
  行走在深长的雨巷
  
  哦,丁香的女子
  
  是我一生追逐的月亮
  
  也是我注定得不到的美好
  
  丁香的女子
  
  是否披着阿拉伯女郎的纱巾
  
  隐约无限的风情
  
  只能在眼角流动
  
  你是什么样的模样
  
  你是否就是传唱了千年的楼兰姑娘
  
  你是否已理藏在黄沙背后
  
  等了我千年
  
  今夜里我寻歌而来
  
  不管你什么模样
  
  也不管你是否记得我
  
  给你一个亲吻
  
  唤醒你沉醒千年的梦幻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相关散文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