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伤感散文

伤感散文

  • 漫漫暗夜,谁枕着一袭孤单,彻夜不眠?风吹幔帐,谁手捧一杯红酒,对月感叹?静静地暗夜任悲伤把梦装点,月冷星寒,冻结了对谁的牵念?问伊人可知,人生如梦,情如水东流?岁月如梭,爱如风云烟?即使倾尽所有,也依然无法挽回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爱恋,潇洒放下,看红尘如梦,爱恋如诗,一切都是浮云。昨夜小楼又东风,吹醒几多梦?未曾落泪情意深,梦断几人同?在黎明前悄然醒来,窗外明月依旧在,淡淡的挂在天空,犹如你的影子,淡淡的,在我心里,忘不了你的影子,一直以为可以将爱放下,将你放下,看你的背影越走越远,你始终没有回头,我这才感觉
  • 刹那间的刺痛,我站在时光渡口,浩瀚的天空,抬头,依稀清楚可以看见云梦誓言,我沉重的呼吸,我慢慢放慢追逐的视觉,在那个容若的词里,温柔顷刻,模糊迷离的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无奈,一生情,一华忆,前世今生,惆怅无限,此刻,我只想闭上双眼。记忆仍是一场残酷的挑衅,我不知道,今生该以怎样的方式才能解脱寂寞的流年,岁月如何歌?我一次次撤痛自己信誓旦旦,接沐一切沉寂已久的苍白,身竭力尽,该如何解脱?我落单,五脏六腑都摇摇晃晃,倾尽一生柔,瘦落黄花时,花落有谁知?我仍徘徊在原地,或许,是一生,独对苍穹,亦以为,我是快
  • 红尘滚滚湮流年,烟火戚戚覆韶光。回眸一笑尽虚叹,夜雨潇潇情飘摇。——凌木静坐孤寂,聆听夜雨,拈指瑶琴,细细续来,心语沉吟。凄凄惶惶情自迷,冷冷清清忧难解。唯执笔泼墨,写意一纸水墨丹青,让凌乱的思绪,在笔尖纸端跳跃成曲。风驻尘香花已尽,枕入轻烟心若寒。雨叩帘栊,忆着谁的轻吟浅唱?清幽岁月,念着谁的含蓄言词?来时的路途,搁浅了谁的时光?茶靡花事已了,红尘一梦,又醉了谁的侬情心弦?陌上花已谢,空遗缱情对斜阳。寻觅无度,早已踏遍心灵的千山万水。雨落心扉,宛宛氤氲,那曾经的一帘幽梦,在今夜,抖落成一地的落花,独自浅
  • 一眼回眸,尘缘遇了谁?一眼千泪,真情付了谁?有时候寂寞很无力、很无声,在苍凉与不甘中,在寂寞与忧愁的灯光下,任灵魂漫无边际的游走,不是我不想两个人,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宁愿一个人淋着雨。一片花瓣,飘散了谁的芳香?一份沧桑,苍凉了谁的等待?有时候一个人很累,很无助,黑夜般的诡异和空洞,仿佛四周变得狰狞,既有美丽的诱惑,也不愿轻易的去碰触。不是我不想两个人,只是不喜欢寂寞的时候去错爱谁?宁愿一个人将心事埋藏在风花雪月的日记里。一缕轻风,风吹走了谁的思恋?一夜夜雨,雨落满了谁的心境?有时候一个人散步,很孤单,街
  • 依然保持着一个习惯,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在某个时间,静静坐着。然后在自己营造的一个氛围里,漫无边际地想着。那是个极适宜遐想的时候,亦如此刻,在这初夏的傍晚,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花香的气味,风,轻轻从窗前吹过。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健忘的人,时至如今,才发现原来,那种脆弱的感觉,如蜘蛛网上的一根细丝,只要稍有微风吹起,就能让心起涟漪。跌荡不止!也只有在这时,才发现,原来,生命中一直期待的美丽和浪漫,到头来,只不过是人生长河中的一朵小小的浪花,稍纵即逝。片刻也不得停歇!其实,我不应该是个忧伤的人,只是城市的高楼,霓
  • 夏日午后,我趴在柳树荫下的草地上,拂开一张纸,拾起一支笔,用文字来记录逝去的伤感年华,却又发现无处落纸。于是借着流水音和上风声,奏华美的曲,谱感伤的词。任思绪也四处散落,无法寻觅。七月流火,空气燃烧,无边无际,无声无息。街角的甜品店,草莓的冰激凌,都是你的最爱。靠窗边,你的发丝随风微微扬起,近在咫尺。那一刻,我的心狂跳不起,也爱上你。我从此出现在你生活的每个角落。图书馆,我抽出你爱的诗集,翻动起古朴的书页,学识渊博,逐字逐句的讲解。音乐厅,我弹奏华美的乐章,拨动你心中的琴弦,温文尔雅,渲染伤感的气氛。听雨
  • 夜长灯残心悲凄,袖短泪长情何依?——题记【一】触目伤怀六月一日,天高云淡,一米暖融融的阳光洒在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学校彩旗飘飘,人声鼎沸,欢歌震天。那一只只五彩斑斓的“花蝴蝶”在校园里辗转,时而驻足,时而成群结队地飞舞;那一只只可爱的“小松鼠”时而结伴而行,时而独自闲游。他们的脸上,绽放出一朵朵灿烂的粉红桃花,抑制不住的喜悦,从他们心底,沿着纤细的血脉,奔涌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而我,一个被欢乐世界遗忘了的孤魂,只能在校门外面斜倚着那道高高的铁门,透过间隔五指宽的钢管间的缝隙,遥遥地望着,惆怅地望着那个不
  • 时间的洪荒一经弥漫,便再无休止的可能;出生的家乡一旦锁定,就再无更改的可能。——————————题记灰蒙蒙的苍穹,熟悉的感觉,这就是我落地生根的地方,近乡情怯原来是真实的,夹道的槐花已经谢了,傍晚的夏日微凉,轻风吹散颦眉。车窗外的风景旧曾谙,在我眼眸前一一闪过,到底是熟稔,连飞扬的尘埃都带着亲切,穿梭过喧嚣的城市,又穿越过纷乱的县里,回到幽谧清静的乡村,推开油漆黄的木门,院落的花淡淡地开着,粉染一场相聚。浮生烟火,夜色渐渐笼了来,青山依昔,旧家非昨,房前的粗犷的梧桐不在了,荡秋千的老槐树也不在了,娇小的桃
  • 远近的车声喧哗一片。并没有到让人容易感觉到有一种穿透灵魂的孤寂的静夜但,我已如沉沉午夜中未眠的相思者一样深深品味到————-思念并不总是幸福和甜蜜的,也是寂寥的,还是疼痛的……静默的缕缕思念,一如丽江那静静流淌着的小河,清澈的水底有飘柔的水草在轻轻摇弋有一种美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缘起,就在一瞬间。而那一瞬间,就可以刺透万水千山——就像你所知道的那样,有个谁为了你长途跋涉万里,义无反顾的。若是你仍然还不知道,或已然忘却,那么,请你————在某些寂寥的深夜,看着感伤的文字时,往回去慢慢地追溯,用可以把自己感动
  • 习惯了比肩接踵的徐度,也习惯了茕茕孑立的行旅。很多电影里都会有这样的场景,下雨天,一个女孩趴在楼上的窗台,呆呆的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我也是个有恋窗情节的人,每每雨天也会趴在窗台上莫名的发发呆,看看朴拙的牌坊,看看曼拂的檐下灯笼。城,是一个我受伤时来躲藏的躯壳,也一个禁锢囚困我的牢笼。我和眼下的城,似有千丝万缕的羞赧情愫,缘分溯渡前生今世,时间晃过海角天涯,恍然如生的暧昧凝望,抵不过扑面的古意,让我醉梦于七月烟雨的淡雅恬适。此一时,彼一时,一切纷扰芜杂不过过眼云烟,一切终将消殆于俯仰之间,如若我半百岁未嫁,
  • 沧海一粟,紫月半瓢,珠玉满匣,泪光倾湖。看的第一部沧月的镜系列是《镜。破军》。三个战族,冰族,空桑和远处碧落海的海国。印象深刻的是空桑前代女剑圣慕湮,原本是天上之国云浮城的少城主,云浮最美丽也最慈悲的女子。却因悲悯濒临灭绝的海国,不顾城主的禁令插手了下界的兴亡更替,以保海国一脉不至于从此灭绝,而被降至下界,漂泊于生生世世的轮回中。慈悲如她,曾向那个异族孩童伸出双手,释他于腐尸遍横、暗无天日的地牢;曾救草原上的牧民于一场灭族之战,却也将今后的岁月交给轮椅和日趋衰微的魂体;曾淡然服下异族弟子无心的毒药,停留在
  • 花去舍蝶,蹉跎溯回,一场三生的奈何悲凉生,许成泪一行的沧海悲歌,我越过苍天般远远奢望,几多感慨,往事闲愁几许,空守冷雨,啜泣风立。文——那转身后的落寞惆怅此生,幽幽清尘,灰暗的冷眼,一念旧日沧海辗转,我的心隐隐发疼,三千烟雨,一沉临风的忧伤将我埋葬,我想起了一首歌,一首潘美辰的前世情缘。站在苍凉之中,我日日回望,温情含眸,一凉单薄空中飘,一切都是那样的脆弱,寻千年,往千年,匆忙千回百转,灵魂温润的默默静静对语,零落芳华无人惜,仿佛之间,风雨也抖,红尘阡陌,只是满目凄凉,那一纷纷扰扰的无声,遗落了悲情的凄凉
  • 秋风捏过,叶子无奈的离开它的大树的依托,散乱地飘落到地上,像一片云,无法左右自己,只能随风而去。叶子相互碰撞发出沙沙的声响,那是叶子纷乱的心在轻轻哭泣,仿佛是婴儿发出嘤嘤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响在耳边。满地的落叶随风飘荡,有些落到草丛里,便再也无力活动了;有些落到深沟里也无望地动不了。而落在水里的叶子,在水面上随波逐流,一路而去,这时候的叶子却异常高兴,因为它们可以像小船一样快乐驶向远方....然而,我站在落满黄叶的小路上,落叶簇拥在我脚下,层层叠叠挤压在一起,像在暗暗地伤心。树上的叶子还在不停的落着,我的心
  • 如果可以,我想靠在你的肩膀上闭眼享受阳光的温暖;如果可以,我想拉着你的大手奔跑在大街上,感受青春的活力;如果可以,我想对着你,倾诉我笑容底下那缕不易察觉的孤单;如果可以,我想······瞧瞧,多么神奇的“如果”,他竟有如此魔力让我们对之着迷。更神奇的是,它也只是如果罢了成不了现实。生活没有如果,童话里的画面只是在生活里若影若现,我们年少时向往的也无非是"我在你遥远的身旁”那般若即若离。花季雨季里的年少轻狂,抵挡不住岁月冲刷。沧海桑田,早已模糊了模样。顽皮的上帝随意掠起的一道涟漪便在我们平静的生活掀起汹涌波
  • 在彼此年少的岁月里,遇到了如花绚烂的你,不倾国,不倾城,却涌入我的世界,从此心河里荡起了层层涟漪,久久都不能抚平,我在想经年累月后,时间能否将这段难忘的年华慢慢变得暗淡,拔下这颗种在心头上的刺。在这个最美的青春,最美的季节里,让我有幸遇到了你,从此开始了一段只属于我们的故事,做着以前未曾做过的事,欣赏以前都来不及低头的风景,不被他人打扰,不被世事困惑,这一切,在不久的以后或许也将只是封存在罐子里的纸条,也许只是停留在生命里的一簇风景,尽管如此,这风景亦是最美。喜欢在寂寞的深秋季节,独自一人沿着凸凹不平的林
  • 念旧,是一场未央的梦往事面目全非,旧人天南海北,哪些记忆,哪些荒唐,折叠成堆;哪些情意,哪些感动,凝如花蕾。打不开的往日悲喜,忆不起眉梢婉转成泪。____题记捻一束花香,品尝世间冷暖,点缀一帘幽梦的往事,聆听一曲记忆的碎碎念。柔一缕清风稍在耳尖,触摸昔日的岁月片段,波起一段涟漪的音符,忧伤已被掩藏,萧瑟了一纸淡墨,把清浅盛放在四季的末期。挽一角花色的裙边,在青色幽蓝的草地里翩翩起舞,绽放心尖那也被尘封多年的花蕊。拉开那天蓝色的窗帘,看着窗外的繁华街道,天空散落一层密密麻麻的雨珠,宛如一群嬉戏的小孩,舞弄着
  • 这个暑假,我们就要离别文/依偎在秋的彼岸又是一年暑假到,暑假的到来也就意味着又是一场夏日离别的散场。这个夏日,我们有太多值得回忆的东西,面对离别,我们都没有做好准备。其实我知道,这一切只不过是过眼云烟。潮流涌退,岁月冲刷,在未来的某一天,此刻恋恋不舍的种种终将被繁华浮世的轮回所取代。只是不想,有一天我们变得不再年轻,有一天我们变得那么平凡,有一天我们拥抱了梦想又或者一直碌碌无为的追求,有一天我们都成了曾经熟悉的陌生人,有一天我们不小心一起走过了大半辈子,只是不想,并肩走过人生里最美的一段旅程,而一点回忆都
  • 年初二我和老陈大半夜坐在马路牙子上喝酒。这家伙和我从高一起就是好基友,转眼我们的友情将近十年。老友相聚,总能提到以前,高中时一起犯的傻逼,大学里一起熬夜通宵,那时大家好像都无所事事,总是一个电话就能聚到一起。现在回头看,身边的人,也就只剩那么几个。老陈年初三就要回银行上班,他喝酒总是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吹瓶,人送外号“雪花小王子。”这货又拿起一瓶啤酒准备和我一饮而尽,我忍着满肚子往外冒的啤酒气,愣是和他又干了一瓶。到后来我撑到站起来都在打嗝,那货依旧若无其事地一瓶又一瓶。我说你这傻逼这么多年来真是一点都没
  • 情感深处的留白,是否无声诉说着曾经?渐行渐远的年华,是否无息遣散着青春?初秋已至,寻着夜幕,一个人浅行在蜿蜒的小道。瑟瑟的风,轻吹起微凉的心绪,夜晚的深黑与灯火的璀璨混杂,然后再次被孤独和苍凉爬满。飘飞的记忆如此猖獗,往昔无法被时光漂白,旧时的风,吹动现世的发,模糊的痛变得清晰,不禁嘲笑,那时年少的自己。迷蒙的以为,昨天触手可及,却不知眨眼之间,已成过往,而人们习惯把它取名为曾经。那些曾经以为的,所谓的最深的绝望,依旧变成如今浅笑而语的一个个故事。那时的时间,过得总是很慢,像一滴欲垂却经久不落的朝露,让人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