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诗词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诗词>>先秦

先秦 诗词

  • 诗经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彼周行。陟彼崔嵬,我马虺阝贵。我姑酌彼金,维以不永怀。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陟彼矣,我马矣。我仆⒁矣,云何吁矣!采了又采卷耳菜,采来采去不满筐。叹息想念远行人,竹筐放在大路旁。登上高高的石山,我的马儿已困倦。我且斟满铜酒杯,让我不再长思念。登上高高的山冈,我的马儿步踉跄。我且斟满牛角杯,但愿从此不忧伤。登上高高山头呦,我的马儿难行呦。我的仆人病倒呦,多么令人忧愁呦。
  • 诗经   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南有樛木,葛藟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南有樛木,葛藟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南有弯弯树,攀满野葡萄。新郎真快乐,安享幸福了。南有弯弯树,覆满野葡萄。新郎真快乐,大有幸福了。南有弯弯树,缠满野葡萄。新郎真快乐,永驻幸福了。
  • 诗经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蝗虫拍打着翅膀,成群飞来乱纷纷。你的子孙多又多,多得兴旺又繁盛。蝗虫拍打着翅膀,成群飞来闹哄哄。你的子孙多又多,多得兴旺又繁盛。蝗虫拍打着翅膀,成群飞来聚成团。你的子孙多又多,多得成片数不清。
  • 诗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桃树含苞满枝头,花开灿烂如红霞。姑娘就要出嫁了,夫妻和睦是一家。桃树含苞满枝头,果实累累坠树丫。姑娘就要出嫁了,夫妻和睦是一家。桃树含苞满枝头,桃叶茂密色葱绿。姑娘就要出嫁了,夫妻和睦是一家。
  • 诗经   肃肃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肃肃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肃肃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布下张张猎网,敲击木桩丁丁作响。这些雄赳赳的武士啊,是公侯的盾牌与城墙。布下张张猎网,在那宽阔的大路两旁。这些雄赳赳的武士啊,是公侯梦寐以求的勇将。布下张张猎网,在那广袤的丛林中央。这些雄赳赳的武士啊,是公侯的亲信腹心!
  • 诗经   采采芣苡,薄言采之。采采芣苡,薄言有之。采采芣苡,薄言掇之。采采芣苡,薄言捋之。采采芣苡,薄言袺之。采采芣苡,薄言襭之。繁茂鲜艳的芣苡,采呀采呀采起来。繁茂鲜艳的芣苡,采呀采呀采得来。繁茂鲜艳的芣苡,一片一片摘下来。繁茂鲜艳的芣苡,一把一把捋下来。繁茂鲜艳的芣苡,提起表襟兜起来。繁茂鲜艳的芣苡,掖起衣襟兜回来。
  • 诗经   南有乔木,不可休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南山乔木大又高,树下不可歇阴凉。汉江之上有游女,想去追求不可能。汉江滔滔宽又广,想要渡过不可能。江水悠悠长又长,乘筏渡过不可能。柴草丛丛错杂生,用刀割取那荆条。姑娘就要出嫁了,赶快喂饱她的马。汉江滔滔宽又广,想要渡过不可能。江水悠悠长又长,乘筏渡过不可能。柴草丛丛错杂生
  • 诗经   遵彼汝坟,伐其条枚。未见君子,惄如调饥。遵彼汝坟,伐其条肄。既见君子,不我遐弃。鲂鱼赪尾,王室如毁。虽则如毁,父母孔迩。沿着汝河堤岸走,用刀砍下树枝叶。久未见到心上人,如饥似渴受煎熬。沿着汝河堤岸走,用刀砍下细树枝。已经见到心上人,千万别把我远离。鲂鱼尾巴红又红,王室差遣如火焚。虽然差遣如火焚,父母近在需供奉。
  • 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麟之定,振振公姓,于嗟麟兮。麟之角,振振公族,于嗟麟兮。麟的脚趾呵,仁厚的公子呵。哎哟麟呵!麟的额头呵,仁厚的公姓呵。哎哟麟呵!麟的尖角呵,仁厚的公族呵。哎哟麟呵!
  •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维鹊有巢,维鸠方之。之子于归,百两将之。维鹊有巢,维鸠盈之。之子于归,百两成之。喜鹊筑巢在树上,布谷飞来就居住。姑娘就要出嫁了,百辆大车来迎她。喜鹊筑巢在树上,布谷飞来占有她。姑娘就要出嫁了,百辆大车护送她。喜鹊筑巢在树上,布谷飞来占满它。姑娘就要出嫁了,百辆大车迎娶她。
  • 诗经   于以采蘩?于沼于沚。于以用之?公侯之事。于以采蘩?于涧之中。于以用之?公侯之宫。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还归。到哪里去采白蒿?在沼泽旁和沙洲。白蒿采来做什么?公侯拿去祭祖先。到哪里去采白蒿?在那深深山涧中。白蒿采来做什么?公侯宗庙祭祀用。头饰盛装佩戴齐,从早到晚去侍奉。佩戴首饰真华丽,侍奉结束回家去。
  • 喓々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々。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夷。草虫喓喓在鸣叫,蚱蜢四处在蹦跳。久未见到心上人,心中忧愁不安宁。已经见到心上人,终于相遇在这时,心里安宁不忧愁。登上高高南山坡,采摘鲜嫩的蕨菜。没有见到心上人,心中忧愁真难熬。已经见到心上人,终于相遇在这时,心里喜悦乐陶陶。登上高高南山坡,采摘青青的嶶菜。没有见到心上人,心中悲伤难言说。已经见到心上
  • 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茏。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梨棠枝繁叶又茂,不要修剪莫砍伐,召伯曾经住树下。梨棠枝繁叶又茂,不要修剪臭损毁,召伯曾经歇树下。梨棠枝繁叶又茂,不要修剪莫拔掉.召伯曾经停树下。
  • 厌浥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虽速我狱,室家不足!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虽速我讼,亦不女从!路上露水湿漉漉,难道不想早赶路?只怕路上露水多。说鸟雀没有嘴?怎么啄穿我的屋?谁说你还没成家?凭啥送我进监狱?虽然送我进监狱,要想成家理不足。谁说老鼠没有牙?怎么穿透我的墙?谁说你还没成家?凭啥让我吃官司?虽然让我吃官司,我也决不顺从你。
  • 羔羊之皮,素丝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羔羊之革,素丝五緎。委蛇委蛇,自公退食。羔羊之缝,素丝五总。委蛇委蛇,退食自公。羔羊皮袄蓬松松,白色丝带作钮扣。退出公府吃饭去,摇摇摆摆好自得。羔羊皮袄毛绒绒,白色丝带作钮扣。洋洋自得出公府,回到家里吃饭去。羔羊皮袄热烘烘,白色丝带作钮扣。洋洋自得出公府,回到家里吃饭去。
  • 殷其雷,在南山之阳。何斯违斯,莫敢或遑?振振君子,归哉归哉!殷其雷,在南山之侧。何斯违斯,莫敢遑息?振振君子,归哉归哉!殷其雷,在南山之下。何斯违斯,莫或遑处?振振君子,归哉归哉!题解:妇人盼望远役丈夫早早归来听那隆隆的雷声,在南山的阳坡震撼。怎么这时候离家出走?实在不敢有少许悠闲。勤奋有为的君子,归来吧,归来吧!听那隆隆的雷声,在南山的边上响起。怎么这时候离家出走?实在不敢有片刻休息。勤奋有为的君子.归来吧,归来吧!听那隆隆的雷声,在南山的脚下轰鸣。怎么这时候离家出走?实在不敢有一会暂停。勤奋有为的君子
  •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梅子纷纷落在地,树上剩下有七成。追求我的小伙子,切莫错过好时辰。梅子纷纷落在地,树上剩下有三成。追求我的小伙子,今天正是好时机。梅子纷纷落在地,提着竹筐来拾取。追求我的小伙于,就等你说上一句。
  •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实命不同!嘒彼小星,维参与昴。肃肃宵征,抱衾与裯。实命不犹!微光闪闪小星星,三三五五在东方。匆匆忙忙连夜走,早晚奔忙为官家,只因命运不相同。微光闪闪小星星,还有参星和昂星。匆匆忙忙连夜走,跑开被子和床单,都因命运不相同。
  • 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江有渚,之子归,不我与。不我与,其后也处。江有沱,之子归,不我过。不我过,其啸也歌。大江滔滔有倒流,姑娘就要出嫁了。姑娘从此不要我,从此不再需要我,她将悔恨在后头。大江之中有沙洲,姑娘就要出嫁了。姑娘从此不理我,从此不再理睬我,她将忧愁在后头。大江也会有支流,姑娘就要出嫁了。姑娘从此不再来,从此不再来看我,她将长歌当号哭。
  •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林有朴,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山野有只死樟子,白茅紧紧把它包。少女春心刚萌动,英俊猎手来追求。树林里面有小树,山野里有死野鹿。白茅紧紧把它捆,少女貌美颜如玉。慢慢悄悄相亲爱,别动我的美佩巾,别使狗儿乱叫嚷。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