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的文章,都可来文章屋参考

文章屋帐号直接登录
帐 号
密 码
   

x 没有文章屋帐号?立即注册
散文索引
当前位置:文章屋>>散文>>经典散文>>正文

织就美丽

织就美丽

作者:李伊忠   更新时间:2011-05-22 18:04:24    字体:   |  | 
  吊脚楼里的女人,用银亮的牛角梭,把每一枚日子织成一挂飞瀑,把每一段思念编成一匹缱绻。灵巧的双手,丝经棉纬,将日月山川、花鸟鱼虫、水车磨盘……或扎或挑,梦魅般地幻化为诗画:翠鸟儿站在枝头啁啾,海棠花儿凝露吐蕊,柳条儿摆弄窈窕柔美……
  未婚的女子,尽情地打扮自己。她们大红大绿,花枝招展。头裹刺花巾帕,衣为大襟,尽绣花边。逢那节庆和赶集,土家的女儿盛装前行,着一条用百鸟羽毛联缀、绣有五彩柔丝的羽毛裙,锦羽缥缈,色调流畅;或系一款挂上铜铃的响铃裙——源于土家民间宗教道具“八宝铜铃”,这铜铃象征土老司的宝马,据说可以避邪祛秽,有这“宝马”相随,一不怕鬼,二不怕累。“举步动裙摇铃响,多姿女儿有金声。裙铃本是侬情系,谁欲解铃当细听”,妹儿走过,就是一道移动的风景:女儿水灵,裙儿灿烂,铃儿细碎,音画一体,俏丽风情。一个个结伴而行,在小桥流水间留下倩景,在柳陌街巷中飘逸彩云。然而,最具香艳和诱惑力的还是妹儿做新娘子时穿戴的“露水衣”:上穿刺人眼球的秾艳绣衣,下抹多褶直缀的八幅罗裙,脚着花鞋锦袜。明珰红妆,珠光宝气,艳溢香融。
  女人结婚后,除了打扮自己,还得打扮男人。土家俗语“男人妻,身上衣”。清雍正前,男女皆穿花衣,服饰大体相同,只不过男装雄健豪放,女装清新雅丽。土家地区,山高林密,刀耕火种,平日劳作,素朴简洁,不尚衣冠,短衣跣足,或着一双偏耳草鞋。男人以青布包头,以防芒叶、荆棘刺伤头颅;上山时兴打绑腿,将裤筒裹成人字路,既显利索又显精神——这种兵战装束,带有明显的“兵农合一”的历史印痕。为便于洗涤,色调以青蓝为主。男衣为“琵琶襟”,裤脚短而大。当然,在前胸、后背、衣襟、膝部等显要地方,也要以花卉图案点缀,这样不仅美观而且耐磨。“男围三幅裙,酒席场中不丢人”,男子出外,女人常为之准备三幅围裙。此裙以三层家织布重叠,白、蓝布相间,幅与幅相重,中绣荷包,朴雅大方。
  有了孩子,女人便将大部分心思倾注于子女身上,因而服饰也最为讲究。土家崇虎,如生下男孩,帽为虎头帽,鞋为虎头鞋,寓意虎头虎脑、虎虎有生气,生龙活虎。此外,还有兔儿帽、菩萨罗汉帽、八仙帽、猫儿袜、观音兜、绣花勒子、抱裙、围裙等。“春秋紫金冠,夏季冬瓜圈”。一年四季,随时变换。孩子的帽儿、鞋儿、衣儿,哪怕一块兜肚,一片鼻涕帕,一双布袜,也会费尽那母亲的心思。她要选那吉祥喜庆的喜鹊、紫燕、凤凰、牡丹等或是福禄寿喜类字样,描锦挑丝,把自己的想象、期待、欢乐、母爱,一针针,一线线,殷殷地密密地织绣进去。家里一旦有妯娌邻居上门,她定会搬出叠放整齐的孩子的衣物,一件件展示给客人,任由客人品头评足。客人的欣羡和夸赞,会让她心田蓬勃起一种骄傲和满足。
  远古的土家先民,同其他民族一样,也曾以草蔓、树皮、野兽皮毛简单加工制作成衣,以御寒护身。后来学会以麻织就“兰干细布”,彩绣如绫锦。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文化的交流,如五代时,江西酋彭王咸就率千余工匠进入土家山区,大力促进土家地区的服饰文化的发展,进而出现“女勤于织,户有机杼”之景象。当然,内在的因素还是主要的。土家山歌道:“白布帕子四只角,四只角上绣雁鹅;帕子烂了雁鹅在,不看人才看手脚”。土家人是把织绣视为了智慧的象征。女子出嫁,得自己织绣嫁妆;新娘的父母也以精美的织绣,特别是土花铺盖为荣耀。当一种习俗日华月晕、雾罩云遮时,当一种念头进入心灵潜滋暗长、盘根错节时,土家的女子便理所当然地视织绣为事业而倾注心力了。就这样,土家女人靠着一双传承千古的巧手和一颗七窍玲珑的心,把古老的织绣工艺培育得花团锦簇、硕果累累。土家的这种服饰,一旦诞生后,就犹如醇浓的美酒,尽管藏于深巷,而其香能随风而走,竟然逗引得封建朝廷为之垂涎,视之为玉露琼浆,必得索半瓢饮而后已,故自宋代始便作为朝廷的贡品,号为“布”。
  
  贝宗
  
  土家的织绣工艺最为出名的就是挑花、扎染、蜡染。挑花,俗名“十字绣”,多以红白蓝黑的直纹平布为底。红白底挑黑线,蓝黑底挑白线。经纬相交处,以十字交点法挑制图案,颜色对比强烈,线脚繁密,构图清新。以色彩之变幻,表现出一种自然的音乐和舞蹈:花朵之娇羞,蝴蝶之翩翩,花香之浮动,竹影之横斜,皆呼之欲出。土家女儿打小就受教于母亲,交流手艺于伙伴。晨昏放牧于河滩草坡,雨雪欢会于吊脚木屋,工末闲暇,茶余饭后随时可拿出裁好的布片,针挑线走。挑花工艺应用十分广泛,如一朵朵太阳花,常开不败,温馨着土家人的日子和生活,在土家服饰、鞋袜、床罩帐檐、门窗布帘、荷包香袋、丝帕恫巾中,随处可见其神韵风采。扎染,是一种特古老的工艺,多以棉白布或棉麻混纺的白布为原料,用针线缝合缠扎成各式图案,放入由寥蓝、板蓝根、艾蒿等蓝靛液体中,反复浸染,然后漂洗,在拆去线扎缝合处后,便现出蓝底白花的图画来。扎染取材广泛,或自然风物,或苍山云海,或神灵传说,或英雄人物,陆离纷呈,妙趣横生。由于花纹边界受染料浸润,图案有一种自然晕纹,凝重素雅,犹梦似幻,朴拙而美丽。蜡染与扎染有近似之处,不同的乃是,蜡染以蜡刀构图,使着蜡处不被染色而成空白花纹。
  土家最出名的织绣品就是西兰卡普,即“土花铺盖”。有一个凄美的故事这样流传:西兰,是土家山寨最漂亮最聪慧的姑娘,经她巧手绣织的东西活灵活现。她织出的被面上撒满了山中的朵朵野花,停歇着蓝天白云。时间一长,身边的东东西西都织绣完了,除了白果花外。据说白果是半夜开花,于是她爬上高高的白果树,夜夜等花开。不料嫂嫂因妒生恨,诬说西兰夜夜外出与人私会,时常爬到树上等情人。做兄长的便去盯梢,果真看到她上了树,就气愤地砍断白果……西兰死了,但她的手艺却永远活在了土家女人的心中,并发扬光大。到如今,其图案已发展到数百种,主要分三类:一是取材于自然,如虎豹斑纹、锦鸡彩羽、蟒蛇赤章等;一类取材于物体几何图形,如墙边花、水波纹、方形叠坡、单边勾及各图形组合,民间俗有“四十八勾”和“二十四勾”之说;一类取材于民俗,如五子登科、老鼠娶亲、麒麟送子等。这些花纹图案有“远看颜色近看花”的效果。西兰卡普的色彩多种多样,基调以靛蓝、黑、青为主,配搭他色,五彩爛然。
  而今,随着土家山门的敞开,土家女人织就的美丽,更加花样翻新、旑旎动人,象纷飞的花蝶,色块流动,芳香四溢。土家织锦已变成走俏的商品,甚至飘洋过海,去装点更多人的生活。

(来源:文章屋网 www.wzu.com

相关散文


来源互联网文章,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2997982925#qq.com (#请用@替换),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

厦门七二七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版权所有:文章屋(www.wzu.com)) 闽ICP备16030454号-4

分享到: